【JOJO/JC】我們將它稱之為愛情

*CEOx助理PARO
*18



「JOJO,該下班了喔,晚餐是茄汁義大利麵再幫你加個炸雞排──喂,五點都過了你還不放下手上的資料?」下午六點鐘,推開被擦拭的亮晶晶的玻璃門從辦公室外邊走了進來,西薩邊拉上白色布簾邊向桌前埋頭苦幹的老闆......噢,現在已經下班了所以該稱呼為喬瑟夫‧喬斯達,他的男人。殊不知他有多想和那些把喬瑟夫當作多金肥肉的漂亮妞兒們這樣說。對於把喬瑟夫當做獵物的女人們西薩從不把他們稱作小姐,覺得反感的義大利人暗自挑了下眉。「你今天吃錯藥嗎,不加班主義的喬斯達先生?」

「西薩醬你再等我一下嘛,剛回來先去沖個澡會比較舒服。」

「喔喔,那我先進去了,弄完就快點收拾一下我想早點回家。」

「好。」

三天以來因為到子公司出差都不在喬瑟夫身邊的西薩挑起眉,他抬手揉揉英國人的腦袋,脫下西裝外套後走進裡間盥洗室梳洗,在他沖完澡又換完一套衣服之後又過了半個多小時,踏出裡間還是看到一樣在桌前忙得焦頭爛額的喬瑟夫。

「你還沒好啊?」邊用毛巾擦著頭髮邊走向喬瑟夫,微濕的金色髮絲在頰邊服貼,西薩低頭湊近英國男人的頸間,綠色的眸子注視著喬瑟夫手上一整疊的、墨字密密麻麻的文件。「到底在忙什麼?」側過臉咬了口喬瑟夫的臉頰,西薩伸出手指戳了戳老闆眼皮底下浮起的黑眼圈,用指腹輕輕抹了抹他的眼角。

「嗯?前天老媽丟給我一塊被炒得很高的地皮,再炒起來就要捅出簍子了所以要快點解決,而且還連絡不到負責人......西薩醬我好想睡覺......」在西薩的嘴唇上親了一口,喬瑟夫又匆忙的將注意力轉到螢幕上隨時在更迭資料的報表,拿著紅筆不斷的在資料上下註解和簽字。麗莎麗莎發下來的案子不可能不做,可是連續兩天都熬到凌晨三點半才上床、早上八點就上工的喬瑟夫儘管身體再強壯也有點撐不住,使腦子簡單啊,但是需要努力的事情果然還是不適合他......乖乖接受著西薩的太陽穴按摩,喬瑟夫在心裡默默的這麼想。「而且我餓到可以吃掉三桶炸雞。」

「這樣啊......那你繼續,我去廚房弄點東西給你吃,餓壞了就糟糕了,還有不要亂吃外面賣的炸雞那些都不乾淨。」在喬瑟夫的肩膀上隨意按摩了下,從後方的小冰箱裡倒了杯牛奶給喬瑟夫後便走進裡間的廚房。「先喝杯牛奶墊肚子。我記得上次好像買了盒雞肉的樣子......JOJO你如果累了就先睡一下,看著資料發呆比睡覺更沒有效率!」

「噢......不行啦睡了就起不來了不能睡......」揉了揉發癢的鼻子,喬瑟夫沒形象的打了個哈欠,兩三口就把馬克杯裡的冰牛奶喝進肚子裡總算清醒了些。「明天就得解決掉,老媽說沒弄掉就要親自解決我了......」想到麗莎麗莎銳利的藍色眼睛,某方面來說滿害怕的喬瑟夫抖了抖,把杯子放到一旁後又開始工作,這大概今年來最努力工作的一次吧,英國男人在心裡深深的嘆了口氣。

「JOJO真是的......一沒人照顧就變成這樣,三餐一定又隨便買隨便吃了。」看著垃圾桶裡成堆的外帶包裝,西薩無奈的皺起眉頭,隨手把雞肉扔進裝了水的盤子裡解凍,熟練的開始準備兩人份的晚餐。「萬一吃到不好的東西就糟糕了。」

不久後西薩端著剛做好的晚餐再次踏出裡間,還是看見魁梧的英國人保持著同樣的姿勢,認真但是疲累的在辦公桌前工作著,見狀的義大利人抽了抽嘴角,天知道他發現一向充滿精力的喬瑟夫臉上的黑眼圈之後有多無力,不管怎樣西薩還是希望進入工作狂狀態的喬瑟夫可以早點休息,太累對身體不好。

「JO──JO──東西收拾一下過來吃晚餐,動作快點。」

「噢,再等我一下。」

約莫過了十分鐘。

「JOJO,吃飯。」

「好好好。」

再過了二十分鐘,晚餐都要涼了。

「喬瑟夫,你想被義大利麵糊臉嗎?」

「......好啦。西薩醬你先吃嘛。」

「不要,你給我過來。」

「嗚嗚。」

「過來吃個晚餐是會要你的命是不是,快滾過來。」

就這樣折騰了好一陣子,喬瑟夫在西薩的瞪視下在九點鐘之前用光速吃完了晚餐,連最愛的炸雞都是胡亂塞進嘴裡咀嚼了事,狼吞虎嚥弄得滿嘴油糊讓西薩一臉不滿地批評喬瑟夫像個還沒長毛的大寶寶,滿腔憤怒的義大利人拿了紙巾給大寶寶糊了糊嘴再趕他去沖個澡,噢,要不是聞不到汗臭味西薩可能會認為喬瑟夫在這三天裡根本沒洗過澡。根據那個高大英國人的邋遢現況,果然是個笨蛋呢,西薩默默的這麼想。


晚飯和沖澡過後喬瑟夫又坐回了辦公桌前和工作搏命,覺得煩悶又不想丟下笨蛋男友一個人的西薩橫躺在沙發上滑著手機蹉跎時光,直到時鐘的指針劃過換日線、發熱的機子發出電力不足的警告聲,再也受不了的西薩‧齊貝林用憤恨的眼神盯著喬瑟夫的後腦杓,一股腦地把手機摔到沙發上湊近喬瑟夫把英國人的腦袋從資料堆裡拔出來。

「你還不累嗎?」滿腔怨氣的義大利人擠出笑容這麼問。

「累阿。」

「那去睡覺好不好?」

「不好,一睡就起不來了啦。」

「......」為之氣結的西薩覺得自己的理智線快要就地斷裂,覺得自己快氣到往生的義大利人用盡此生最大的力氣擠出笑容,從背後環住喬瑟夫的頸子。「不睡嗎?不睡就來做點別的吧。」捏了下喬瑟夫的手臂,西薩側過臉在喬瑟夫的頰上印下一吻,英國人剛冒出頭的青色鬍渣有些刺人。「連鬍子都沒刮啊。」

綠色的眼睛微微瞇起,鐵下心要讓喬瑟夫休息的他乾脆繞到前方跨上英國人的大腿──要浪費精力就這樣浪費吧,西薩這麼想,做愛後的昏睡要比操勞之後的昏睡要來健康的多,所以他絲毫不理會喬瑟夫驚訝的表情,逕自的解開自己的褲頭邊咬上英國人的嘴唇,順手抽掉喬瑟夫的皮帶。

「西薩?」睜大海藍色的眼睛,喬瑟夫詫異的看著突然主動出擊的義大利人,呆愣的注視在他腿上撩撥的西薩。「唔唔唔西薩醬你怎麼了?」雖然遮不住滿臉驚詫,但喬瑟夫還是順勢環住西薩的腰際,攫住義大利人舔上自己唇瓣的舌尖來個熱辣的親吻,很乾脆地把工作拋到腦後──頂多就是操暈他的男人之後再爬起來努力就是,雖然說他最討厭努力了,被竄起的情慾迷惑的喬瑟夫是這麼想的。

「閉嘴,然後做愛。」皺了皺鼻子,覺得喬瑟夫太囉嗦的西薩扔下六個字給迷茫狀態的英國人,抓起喬瑟夫的手掌覆上自己開始發熱的下體,隔著褲子或輕或重的按壓。「隨便怎樣都行。」這麼說的西薩被喬瑟夫突然收緊的掌刺激出聲,黏糯的鼻音惹來英國人對他脖頸的舔吻,濕軟的舌滑過他的頸側,然後向上舔弄微微發紅的耳珠,喬瑟夫幾乎吻過他頸部以上所有的敏感帶,那樣的虔誠。

喬瑟夫挑起眉,彎了彎嘴角然後嘆了口氣,碎吻沿著頸部向下,他咬過西薩的喉結──就像獵食的野獸那樣,狠狠咬了一口之後再加以舔舐,義大利人略為壓抑的哼聲帶著點愉悅,低著頭的喬瑟夫彷彿能看見那綠色眼睛裡促狹的笑意,所以他惡意的舔了舔西薩的乳頭,然後再把那裡用牙齒咬的紅腫,在喘息間他拍了拍西薩的臀部,指尖隔著內褲布料淺淺探入最私密的地方有意無意的搓揉,噢,那條該死的西裝褲早就被他扯下西薩的雙腿,那礙事的東西才不能夠阻止他們結合,喬瑟夫邊吻著義大利人溫暖的嘴唇邊這麼想。
「西薩醬你起來......」急躁的吻了吻義大利人的頸間,喬瑟夫抱著西薩從椅子上站起來,讓金髮的男人背對著自己靠上辦公桌,順便扒光對方的所有衣物──一絲不掛的西薩被穿戴整齊的自己按在桌子上操,光想就覺得有成就感。這麼想的喬瑟夫瞇起海藍色的眼睛,暖熱的唇在西薩白皙的背部留下了些許紅痕,啊啊,還真的有點像雪地裡的玫瑰呢,並非妄想派的英國人不禁讚嘆自己突如起來的浪漫想法,俯身再給義大利人一個深吻,一如期望的得到幾聲破碎的呻吟。

「你再不快點就換老子操你,混帳。」已經數不清喬瑟夫到底拖拖拉拉的吻了他幾次,將辦公室列為曝光高風險地區的西薩不免有些緊張,他挺起臀部蹭了蹭英國人已然脹起的褲襠,默默的在腦袋裡勾勒出那邊的形狀,說實在第一次看見的時候真把他嚇的夠嗆,那時候的西薩還很認真的思考過愚蠢程度是否和陰莖大小成正比,越愚蠢那傢伙就會越大......扯遠了,義大利人沒耐性的把手往後向喬瑟夫的褲襠裡探,直接了當的幫自己男人把那話兒掏了出來,還順手捏了捏。

「你不會有那個機會的,西薩醬。」

這麼說的喬瑟夫將沾上潤滑液的手指小心的探入西薩體內,撐開緊緻的後穴,因為刺激而發紅的穴口隨著手指的進出而發出淫靡的水聲,透明的腸液混著微藍的透明潤滑液從腿根滴落,喬瑟夫盯著西薩因羞恥而脹紅的耳尖發笑,一個吸氣向前把自己的頂端擠進義大利人的體內,粗大的性器在接觸到濕熱黏膜的同時變的更加興奮,英國人甩了甩頭,些微的汗水從額間滴落在西薩的背上,他吻了吻西薩同樣汗濕的金色髮梢,在義大利人的身體逐漸放軟之後開始大幅度的挺跨,頂出一陣陣的悶哼和破碎的呻吟,木製的辦公桌因為撞擊而發出沉悶的聲響,喬瑟夫被西薩絞的發疼,但濕熱的甬道卻給他一種捨不得他離去的錯覺,他摟著義大利人並且用手圈住他的陰莖,發紅的頂端已經開始分泌些許精液,西薩模模糊糊的喊著喬瑟夫的名字,在英國人說愛的時候渾渾噩噩的洩了精,也在高潮後的痙攣裡得到了身後男人滿足的嘆息和滾燙的熱液。

「哈啊……」在喬瑟夫把性器從自己體內抽出之後西薩轉過身和他接吻,他感覺到英國人發燙的手掌正在撫摸他的背脊,所以他環住高大男人的脖頸任他愛撫身上的每一處──有點可惜呢,JOJO還穿著衣服。還暈糊糊的西薩有些想念喬瑟夫的肌膚,所以他把喬瑟夫推向裡間,在喬瑟夫跌上床的時候胡亂的扯開他身上的衣物,騎上去之後便是一頓火辣的熱吻,西薩在接吻過後舔了舔嘴唇,任喬瑟夫把自己撈進懷裡摩娑,噢,其實分別三日他還是有些想念的,西薩勾起笑容吻了吻英國人接近渙散的眼睛。

「爽過了就給我乖乖睡。」捏了捏喬瑟夫的臉頰,看著喬瑟夫狼狽且疲倦的樣子他其實也說不上心疼,只是感到有些無能為力,某面來說他總是鬥不過執著起來的英國人。西薩撫摸著喬瑟夫的背部試圖哄他入睡,在聽見英國人均勻的呼吸聲之後他總算安心了下來,突然間襲來的疲憊感也一股腦的湧了上來,所以他選擇抱著喬瑟夫毛茸茸的腦袋陷入睡眠,在深夜裡的紐約。




清晨七點半,隔日。


「老師,這麼早打擾您真是不好意思,請問您現在有空和我說一下話嗎?」在起床後為了不吵醒喬瑟夫而躡手躡腳的下了床,事實證明那個英國人就算累的半死操他也不留情,明明昨晚只做了一次卻還是讓他痠痛到簡直想賞他兩巴掌,西薩在不滿後在陽台給麗莎麗莎播了電話,畢竟是他私自延誤了喬瑟夫的工作進度,是該親自解釋清楚的。

「是的,關於JOJO最近從您手上接下的那筆案子……」

「……是的。」

「好的,感謝老師。」

從麗莎麗莎口中得知喬瑟夫在忙的那筆地皮案不過是個不讓喬瑟夫在他不在的期間沒事做而隨手發下來的案子──而且還是從檔案裡隨便抽出來的所以複雜程度不得而知,就把現在做好的進度再發還給老師就行了,得到這樣的結論讓西薩的無力感又加深了好幾層……

啊,反正JOJO也不用繼續工作了那不如就多睡一點吧。現在的西薩腦袋空白的只剩下這個念頭,默默的揉了揉發酸的腰順手點了根菸。

唉。

所以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啊,西薩在吐出煙圈之後深深的嘆了口氣,回頭再看了看熟睡的喬瑟夫一眼,真是個笨蛋啊,不禁發笑的義大利人搔了搔眼角的淺色胎記,靠著陽台邊直到醒轉的喬瑟夫摟住他的腰為止。



-----
感謝閱讀

【JOJO 喬瑟西】

* JOJO的奇妙冒險

* 二部喬瑟夫x西薩

* 裡面有噁心的二喬(並沒有#

* 質量低

* 虐

* 雷者請右轉





-----------------------------------------------







月色迷濛,你拉開沉重的鐵門,斑斑鏽跡沾黏在手上,褐紅色剝落的鐵屑猙獰的向你微笑。



過了太久,大概有十幾年了吧,當年還沒出生的荷莉已經變成亭亭玉立的水姑娘,碧色的雙眼總是溫柔的抹去身為父親的你滿身的疲憊。

這麼說可能有些不太好,但是你真是這麼覺得的,荷莉那雙水靈靈的漂亮眼睛,就像他給你的感覺一樣,但是太過溫柔。





「呦,打擾了。」踏進早已剩斷垣殘壁的地方,你輕聲打了個招呼,視線看向不遠處那塊十字型的巨石,你根本不願去想像當時他所經歷的痛苦和掙扎,西薩‧A‧齊貝林,你一生也無法忘懷的、最棒的夥伴、最光榮的戰士,以及他短短一個月帶給你的、最絢爛的愛。



你有時候覺得他太殘忍,為甚麼他能夠在給你一個貼在心口的吻之後,卻狠戾的給你毫不留情的一掌。

巨石砸落的轟隆巨響,硬生生的打落在你的胸口。





西薩。



簡單的音節,卻能撕裂你的所有。



只要脫口而出,喉頭就會不明所以的乾澀,就像失水的魚,慌張而不知所措。

就像失去了一部份的生存意義。





你在石塊旁坐下,當年怵目驚心的斑斑血跡早已風化,只有陳年積累的塵埃與他相伴。

你不是沒想過要將石塊移開,你只是害怕看見遺體的慘狀。

是的,遺體。



西薩‧A‧齊貝林年僅20的年輕遺體,被擠壓得不成人形的青春靈魂。





你俯身趴在石板上,飛揚的灰塵讓你鼻尖發癢。

親吻是你每次前來的例行公事,你知道他喜歡,所以你總是毫不猶豫地把唇貼上冰涼的石塊,然後再用指頭摩娑。

他的唇很柔軟,就像還沾著晨露的玫瑰花瓣,偶爾還帶著不難聞的酒精味。

淡淡的,但你總忘不了。





西薩。



不長的音節被你刻在心裡最柔軟的那塊地方。



那裏最痛,卻也最不容易遺忘。











西薩,你知道嗎?

我愛你。







但我卻再也抓不到你。









就像那些一觸即破的泡泡。

美麗且絢爛,但卻容易消失不見。









晚安,祝你今日有個好夢。











----------------------------------------------------------------



我絕對,是個渣(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西薩醬QAQ

題目 : 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JOJO的奇妙冒險)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JOJO 喬瑟西】我們下次見!

* JOJO的奇妙冒險
* 二部喬瑟夫x西薩
* 怪盜偵探PARO
* 雷者請右轉






-------------------------------------------------






冬末,下著陰冷雨絲的倫敦潮濕的像個發霉的地下室,整個城市就像隻假寐的雄獅,安靜的令人寒毛直豎,彷彿隨時會張開血盆大口,用怒吼吞噬冷寂的沉默。




西薩‧齊貝林壓低帽沿,拉緊風衣領,要知道深夜的寒風可是凍的刺骨,尤其是接近初春的融雪期,冷得連不遠處的泰唔士河也不住顫抖。


踩過路邊正悄悄融化的殘雪,從靴底發出細微的碎裂聲,沾染上塵土的冰粒變成濕滑的泥濘,飛濺上早已被雨水折磨殆盡髒污不堪的皮靴。



堆滿垃圾的巷口散發著令人掩鼻的惡臭,西薩皺起眉頭,視線轉向朝自己走來、身上只著單薄且暴露衣物的女人。


「要不要進我屋內坐坐?先生。」女人性感的噘起紅唇,烏黑柔順的長捲髮被雨水沾濕而輕貼在白皙柔軟的胸脯。「想知道……我的名字嗎?」女人微微前傾,胸前傲人的雙峰幾乎就要碰到西薩。



「夜安,美麗的小姐,下著雨就別出來做生意了,這樣的天氣會凍傷妳細嫩的肌膚呢。」絕艷的流鶯,西薩一向心憐這些落難的鳥兒,他伸出手撥開女人散亂的瀏海,從衣內掏出乾淨的手帕遞給對方,嘴邊揚起一個大眾情人般的笑容。

「天冷早點休息吧,親愛的。」和女人點了個頭當作告別,西薩轉身邁開步伐,卻又被一道甜美嗓音喚住而有禮的停下腳步。



「我是奧莉薇,先生,我的名字是奧莉薇。」抓緊手上還有著對方體溫的白色帕金,名喚奧莉薇的女人膽怯的開口,語氣裡絲毫不見起初的大方及誘惑。






「好的,我親愛的奧莉薇,祝妳今晚有個好夢。」







「呦,被大偵探找到了。」近幾個月來不斷犯下多起重大竊案的小偷──本人自稱是怪盜的喬瑟夫‧喬斯達正坐在某間小旅館的房間床上,大喇喇翹著二郎腿看著正杵在門口的來人,毫不在乎地聳聳肩。


「來追我啊,西薩醬☆」


「……你告訴我你在哪裡不就是要乖乖地讓我抓走嗎喬斯達?」

看向全身上下都捂的嚴實的喬瑟夫,這傢伙意外的怕冷呢。無奈的西薩這樣想,放在兜裡的拳頭稍微放鬆了點,走進床沿。「你被抓住了不准動阿小子。」





「啊哈不就叫西薩醬快點來抓我嘛,再不快點抓住我就要跑走了喔?」

在西薩走近床沿的那一瞬間從床上彈跳起來,不偏不倚的吻過對方的唇,不過似乎因為用力過度而嗑破了點皮肉,有些突兀的鐵銹味。



喬瑟夫在突襲成功後跳上了窗溝,一臉得逞自滿的笑容,張揚的有些刺眼。


「下個禮拜天我會在對街的那家旅店等你喔,目標物是帶著年輕小妞的禿頭老伯,那對五克拉鑽石袖扣是我的了。」向西薩眨眨眼睛,咧開嘴大方地說出自己下次的目標和地點,他喬瑟夫‧喬斯達不管做甚麼都光明磊落啦,至少本人是這樣認為的。




「我今天就要把你弄到手啊小混帳!」看到喬瑟夫不變的痞樣感到一陣子氣惱,西薩抹抹唇邊的幾點血跡,抓起一旁火爐的撥棒就朝著人丟了過去。

「我就不信抓不到你。」抓不到也要先敲一記過過乾癮。




「危險啊危險!西薩醬你這樣是謀殺啊!」抬起手臂一個格擋硬生生把撥棒甩了開來,喬瑟夫聽見一聲不小的哀號,像是女人的尖細嗓音讓他一下愣了神,……?他剛剛砸到了誰?




「您沒事吧,先生?」西薩低頭看向猛然撲過來的女人,仔細一看才發現就是剛才自己在路上遇見的夜間流鶯奧莉薇,沉重的撥棒幾乎快把她不小的皮包壓壞。

奧莉薇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粉塵,一臉擔心地看向錯愕的西薩,睜大的美眸滿是關愛。「對不起……我擅自跟來了,先生,真的非常對不起。」



「啊啊沒關係的,非常感謝妳的幫助,不然現在被砸中的可就是我了,不過現在也晚了,奧莉薇小姐就早點回去休息吧,我有這個榮幸能在改天約您出來共進晚餐嗎?」



「喂喂主角是我吧西薩醬我在這裡阿理我一下不然我就要逃走了喔……」看著大眾情人版西薩的喬瑟夫突然間覺得自己很委屈,不滿地在嘴裡咕噥著試著引起注意,不過看似成效不大。






「好的,路上小心,奧莉薇小姐再見。」當結束完一波調情遊戲的西薩終於把視線轉向窗嚴的喬瑟夫時,時間已經過了十幾分鐘。「好了喬瑟夫,我們該來算帳了。」挑起眉,西薩看向喬瑟夫那雙骨碌碌轉著的淺色眼珠,攤開手掌。



「該算帳的是我喔西薩醬。」聽見西薩和自己說話的聲音,剛才一直沉默著的喬瑟夫回過神開口,又咧開西薩熟悉的張揚笑容。


「算甚麼帳,算完了你就會讓我早點抓回去好交差嗎?」



「就是剛才啊,西薩醬一直和女人講話嘛,我不喜歡。」

聳聳肩,喬瑟夫跳下窗溝,湊近西薩的身前,低頭吻住那兩片柔軟的唇瓣,靈巧的舌在對方驚愕而微張口的時候從齒縫鑽了進去,粗魯蠻橫的翻攪,輕蹭濕滑柔軟的腔壁,然後心滿意足地退出,舔去從唇角牽出的細絲。





「這只是利息喔,西薩醬。」再次迅速的吻過西薩的嘴角,喬瑟夫翻身出窗。



「我會繼續討債的喔西薩醬,我們下次見!」





---------------------------------------------------------

安安西薩醬的貞操慢走不送(#
怪盜偵探PARO依然是聊天室的腦洞(#

好可愛喔嗚嗚嗚嗚嗚嗚(滾來滾去
總之感謝閱讀w

題目 : ジョジョの奇妙な冒険(JOJO的奇妙冒險)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PH 米露】纏(R18)

* USA X RUS
* 黑暗系、靈魂
* 扭曲米有
* 極短R18慎




-------------------------------------------------------------------



不關燈,男人金色的髮絲染上成黃色的燈光,隨著律動自然的晃蕩,熱燙的汗水時不時的滴落,伊凡覺得自己會被灼傷,阿爾弗雷德,不短的音節,纏著心臟烙出焦黑的傷痕。



僵冷的嘴唇毫無色的微張,纖長的睫毛蓋住讓男人眷戀的濃紫,阿爾弗雷德咬住那兩片蒼白的唇,毫不愛憐的撕破了個口子,撕裂的微血管不再輸送鮮血,滯留,在身下殘破的身軀,就像那些不再前進的紅血球。



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要被逼瘋,不是因為死亡,而是自己再不能遮掩的破壞欲,他吻上伊凡不再柔軟的白皙胸口......這裡
究竟有沒有裝著自己?


男人張口大笑,幾近瘋狂的挺胯,瀰漫室內的絕望與血腥。




伊凡從上方摟住阿爾弗雷德的腰肢,跟著無語的節奏喘息,空洞的瞳眸望著那個在愛人身下再也無法出聲的身軀。



阿爾弗雷德,你聽得見我嗎?







-------------------------------------------------------



這是一個很黑暗的姦屍故事(#

仔細想想阿爾還滿糗的安安你老婆在你身後,他現在很火(#

安安這裡有個小幫手(炸:這裡的劇情是阿爾誤會露樣外遇然後自己幹掉老婆姦屍,所以兩個人都很痛扣,安安阿爾你老婆現在趴你身上喔ㄏㄏ(###


總之感謝閱讀w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PH 米露】跨越(R18)

* USA X RUS
* R18短注意
* 腦洞產物,真的,很腦洞
* 歷史老梗有
* 微扭曲米有
* 還債文<





-----------------------------------------------------





分針與秒針一次又一次的錯身,伊凡沉默的眨眨眼睛,拿著小銀勺有一下沒一下的攪拌著逐漸失溫的紅茶,等待。

他在等阿爾弗雷德發話。那個光盯著自己卻毫不作聲的金髮青年,兩個鐘頭,兩雙眼眸的沉默。





「夠了,阿爾弗雷德......整整一壺紅茶都要冷掉了。」

受不了寂靜的伊凡投降似的出了聲,擱下手中的銀勺,向坐在對面的阿爾弗雷德看去,淺色藍眸裡是他讀不出來的情緒,冷靜卻又狂躁,了然卻又有股藤蔓似的雜亂無章,伊凡偏了偏頭,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
「好吧,你想問的我可以給你實話......到昨天為止我都還在高燒中,燒到腦子都快變糨糊了,以後還得改個名字,誰知道以後會變得怎麼樣呢?」伊凡聳聳肩,表示自己也無可奈何。




「......告訴我你不會消失,伊凡。」猛地站了起來,阿爾弗雷德惡狠狠的瞪向看似滿不在乎的當事人,眉頭緊緊的絞在一起。死也不能失去,就算伊凡‧布拉金斯基是個不折不扣的混帳也一樣,絕對不可以失去。



「你是我的。」是我的。






「啊啊不要裝傻吶,明明你自己也有份不是嗎?阿爾。」

愉悅的瞇起眼睛,透亮的紫色瞳眸漾著微光,伊凡沒有拒絕阿爾弗雷德粗魯襲來的嘴唇,就只是改個名字而已,他伊凡‧布拉金斯基可不是甩手就能摔碎的坡璃娃娃。

「我才......不是你的所有物。」濃烈的吻沒有讓人窒息,真正痛苦的是那宛如桎梏的雙臂。






別給我絕望的氣氛,阿爾弗雷德。


你憑什麼感到無助?







早就入冬的嚴寒大雪冰封了所有,伊凡冷然扔下的語句硬生生撕裂阿爾弗雷德替自己安上的面具。

「你是我的。是我的。」慌亂的扯開懷裡男人的衣物,失態也沒有關係,只要讓這人身上充滿自己的氣味。

阿爾弗雷德急切地啃咬斯拉夫人白皙的頸側,近乎透明的皮膚包裹著跳動的青色血管。

真實的,還在流動的血液。





再沒有甜膩的喘息,伊凡冷眼看著伏在自己身上動作的青年,斷斷續續落下的碎吻早已於事無補,阿爾弗雷德含住在冷空氣裡挺立的乳頭,舌尖在上頭流連打轉,伊凡只是勾起唇,瞥向牆上安靜的掛鐘。



五。




四。





三。







二。







伊凡笑了出聲。








一。









初次見面。我是俄/羅/斯。

舌尖似乎還殘留著苦澀的茶香。







---------------------------------------------------


我在幹嘛,阿爾好可愛(#

感謝閱讀W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bout me

狐冰

Author:狐冰
一個很煩、很討厭、沒有趕稿意識的腐女子。

APH法英本命,冷戰次席。
其他無意見,但朝菊死雷。還有法叔放右邊我很容易抓狂。

目前JOJO一直線,喬瑟西本命!
男人是二喬(#


噗浪請拉到左下角www歡迎搭訕喲W

最新進貨
小綿羊有話要說
打包通知
每月存貨
貨品分類
歡迎光臨
快來搭訕吧小綿羊們〈不#
在找什麼呢?
RSS連結
小綿羊逛大街
交個朋友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Flag Counter
Plurk.com
Plur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