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 米露】纏(R18)

* USA X RUS
* 黑暗系、靈魂
* 扭曲米有
* 極短R18慎




-------------------------------------------------------------------



不關燈,男人金色的髮絲染上成黃色的燈光,隨著律動自然的晃蕩,熱燙的汗水時不時的滴落,伊凡覺得自己會被灼傷,阿爾弗雷德,不短的音節,纏著心臟烙出焦黑的傷痕。



僵冷的嘴唇毫無色的微張,纖長的睫毛蓋住讓男人眷戀的濃紫,阿爾弗雷德咬住那兩片蒼白的唇,毫不愛憐的撕破了個口子,撕裂的微血管不再輸送鮮血,滯留,在身下殘破的身軀,就像那些不再前進的紅血球。



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要被逼瘋,不是因為死亡,而是自己再不能遮掩的破壞欲,他吻上伊凡不再柔軟的白皙胸口......這裡
究竟有沒有裝著自己?


男人張口大笑,幾近瘋狂的挺胯,瀰漫室內的絕望與血腥。




伊凡從上方摟住阿爾弗雷德的腰肢,跟著無語的節奏喘息,空洞的瞳眸望著那個在愛人身下再也無法出聲的身軀。



阿爾弗雷德,你聽得見我嗎?







-------------------------------------------------------



這是一個很黑暗的姦屍故事(#

仔細想想阿爾還滿糗的安安你老婆在你身後,他現在很火(#

安安這裡有個小幫手(炸:這裡的劇情是阿爾誤會露樣外遇然後自己幹掉老婆姦屍,所以兩個人都很痛扣,安安阿爾你老婆現在趴你身上喔ㄏㄏ(###


總之感謝閱讀w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PH 米露】跨越(R18)

* USA X RUS
* R18短注意
* 腦洞產物,真的,很腦洞
* 歷史老梗有
* 微扭曲米有
* 還債文<





-----------------------------------------------------





分針與秒針一次又一次的錯身,伊凡沉默的眨眨眼睛,拿著小銀勺有一下沒一下的攪拌著逐漸失溫的紅茶,等待。

他在等阿爾弗雷德發話。那個光盯著自己卻毫不作聲的金髮青年,兩個鐘頭,兩雙眼眸的沉默。





「夠了,阿爾弗雷德......整整一壺紅茶都要冷掉了。」

受不了寂靜的伊凡投降似的出了聲,擱下手中的銀勺,向坐在對面的阿爾弗雷德看去,淺色藍眸裡是他讀不出來的情緒,冷靜卻又狂躁,了然卻又有股藤蔓似的雜亂無章,伊凡偏了偏頭,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
「好吧,你想問的我可以給你實話......到昨天為止我都還在高燒中,燒到腦子都快變糨糊了,以後還得改個名字,誰知道以後會變得怎麼樣呢?」伊凡聳聳肩,表示自己也無可奈何。




「......告訴我你不會消失,伊凡。」猛地站了起來,阿爾弗雷德惡狠狠的瞪向看似滿不在乎的當事人,眉頭緊緊的絞在一起。死也不能失去,就算伊凡‧布拉金斯基是個不折不扣的混帳也一樣,絕對不可以失去。



「你是我的。」是我的。






「啊啊不要裝傻吶,明明你自己也有份不是嗎?阿爾。」

愉悅的瞇起眼睛,透亮的紫色瞳眸漾著微光,伊凡沒有拒絕阿爾弗雷德粗魯襲來的嘴唇,就只是改個名字而已,他伊凡‧布拉金斯基可不是甩手就能摔碎的坡璃娃娃。

「我才......不是你的所有物。」濃烈的吻沒有讓人窒息,真正痛苦的是那宛如桎梏的雙臂。






別給我絕望的氣氛,阿爾弗雷德。


你憑什麼感到無助?







早就入冬的嚴寒大雪冰封了所有,伊凡冷然扔下的語句硬生生撕裂阿爾弗雷德替自己安上的面具。

「你是我的。是我的。」慌亂的扯開懷裡男人的衣物,失態也沒有關係,只要讓這人身上充滿自己的氣味。

阿爾弗雷德急切地啃咬斯拉夫人白皙的頸側,近乎透明的皮膚包裹著跳動的青色血管。

真實的,還在流動的血液。





再沒有甜膩的喘息,伊凡冷眼看著伏在自己身上動作的青年,斷斷續續落下的碎吻早已於事無補,阿爾弗雷德含住在冷空氣裡挺立的乳頭,舌尖在上頭流連打轉,伊凡只是勾起唇,瞥向牆上安靜的掛鐘。



五。




四。





三。







二。







伊凡笑了出聲。








一。









初次見面。我是俄/羅/斯。

舌尖似乎還殘留著苦澀的茶香。







---------------------------------------------------


我在幹嘛,阿爾好可愛(#

感謝閱讀W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PH 米露】偽裝(2)

米露腐向注意。
USxRU
檢察官X心臟外科醫生

可能有一點點的推理......吧?(#
沒意外的話是中長篇wwwwww


--------------------------------







〈三〉



「啊。」這裡的海風居然是熱的。抓了抓被風吹亂的髮絲,伊凡坐在陰涼處的涼椅嗅了嗅帶著海水苦鹹味道的空氣,被帶來海邊他其實是沒什麼意見的,至少比天天往速食店跑強的多。「冰淇淋車。」


暖熱的沙地幾乎快把腳底燙了層皮下來,阿爾弗雷德那混帳居然說什麼要體會沙灘的美好就嚷著把他的鞋子給脫了下來,害他現在根本就不敢把腳掌踏上沙灘,要知道夏天的毒辣陽光有多持久。


被自己差去買沙灘鞋的阿爾弗雷德在不遠處慢慢的晃了回來,手裡提了兩雙亮色系的沙灘鞋,幸好他的品味沒有差到買那些貼有無數閃亮貼片的可怕鞋子。伊凡抬起手向阿爾弗雷德指了指跟他在反方向的冰淇淋車,讓他又認命的折了回去站在冰淇淋車前。



「呦,你真的很麻煩。」再次從冰淇淋車前提著沙灘鞋和兩球冰淇淋晃悠回伊凡所在的陰涼處,阿爾弗雷德不滿又有點無奈的抱怨。「享受一下沙子的觸感嘛,明明超舒服的!」


「是你自己說要來海邊的。」皺了皺鼻子,伊凡穿上白色的沙灘鞋,從阿爾弗雷德手上抽走草莓口味的冰淇淋,瞇起眼睛舔了口酸甜的冰淇淋。「什麼享受沙子的觸感嘛,明明自己也買了一雙。」用下巴指了指另外一雙亮黃色的沙灘鞋,伊凡百無聊賴的繼續吃手中快融化掉的冰淇淋。


「你都說要買了我當然幫自己買了一雙啊!」阿爾弗雷德窘迫的大叫,拼命想找理由而脹紅的臉頰讓伊凡笑了出來。「笑什麼……啊我的冰淇淋要融掉了!」向伊凡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突然發現手上的冰淇淋已經有部分化成濃稠的巧克力湯汁,並且沾滿了整隻手,阿爾弗雷德連忙把冰淇淋快速的塞進嘴裡,而這一連串的動作讓伊凡掩著面縮在涼椅上顫抖著身體,極力的想掩飾住笑聲。


「……天阿,你確定你不用去看醫生?為什麼笨成這樣?」拭去眼角笑出來的眼淚,伊凡悶著笑意看向正在用紙巾清理手部的阿爾弗雷德。「是因為亞瑟教出來的關係嗎?可是亞瑟也沒有蠢成這樣阿……嘴巴沾到巧克力了喔。」思考了下是不是兄長教導問題之後,伊凡突然看見阿爾弗雷德沾到甜膩醬汁的嘴角,抽起包裡的紙巾順手往對方嘴角一貼,擦拭乾淨。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幹嘛啊?擦嘴就擦嘴我自己來不用你動手我不是小孩子!」被嚇到瞬間後退的阿爾弗雷德驚聲大叫,搶過伊凡手上的紙巾揉成一團準確的擲進一旁的垃圾桶。「Oh,滿分進洞!」


「哪來的結巴小鬼,順手抹個嘴也要大驚小怪你還是不是男人啊?」挑起眉,伊凡撇撇嘴拿起身邊的水瓶湊近嘴邊喝了一口,跟蠢蛋講話是會口渴的,特別是吃完冰淇淋之後。「幼稚。」


「就說了我不是小鬼也不幼稚啊你這個該死的北極熊!!!」


「閉嘴,吵死人的小鬼。」


「混帳北極熊!」


「蠢小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去死啊!」


「吵架的人最幼稚了。」


「……。」




***




「喬,別說笑了。」認真的翻著手上的病歷表,伊凡選擇漠視喬瑟夫剛說出口的那一句話。「酒精沒有任何益處,它只會摧毀你。」晶亮的紫色望進那片深藍海洋,伊凡曾經在那裏溺死過。


「你還愛我嗎?」勾起唇角,喬瑟夫依然不想把話題繞回醫療問題上,視線緊緊跟著別過臉的伊凡。「各方面的。」


「喬,我現在正想著要治療你。」閉上眼睛,伊凡顫抖的嘴角似乎在隱忍些什麼。「其他的事情我們的確無話可說,各方面的無話可說。」


「伊凡。」嘆了口氣,喬瑟夫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輕輕的吻住伊凡毫無防備的唇,喉間發出痛苦的低吟。「我依然愛你,不管我曾經做了些什麼。」


「不要再試著挽回些什麼,喬瑟夫。」冷冷的瞧向坐回問診椅上的喬瑟夫,伊凡暗自咬了咬還沾有對方氣息的唇。「瑪莉和你們的孩子會傷心的。」提起對方的妻子和仍在幼童年齡的孩子,伊凡輕笑了起來。


「無論有沒有和瑪莉結婚,我依然會愛著你。」喬瑟夫苦笑,沉藍色的眸有些黯然。「凡尼亞,我祈求著你的拯救和你的愛。」


「但事實上,你現在是有婦之夫。而我現在只是個面對病患的醫療人士。」拿起下一位病患的病歷表,伊凡啜了口手邊有點涼掉的咖啡。「喬瑟夫,別露出那種表情,你知道我不會再為了你難受。」扣上鋼筆蓋,伊凡看見喬瑟夫難看的笑容。




〈四〉




「……你還要在這裡待多久?準備回飯店了喔。」海邊的溫室花園。阿爾弗雷德滿臉黑線的看著坐在一大叢向日葵前面數葵籽的伊凡,兩個小時又四十七分鐘,這是斯拉夫人杵在向日葵花叢前面的所有時間,在這段時間裡美國人已經看了不下二十次的手錶,焦躁──準確的來說應該是無聊──的催促著絲毫沒有停止數數意願的伊凡。


「再等一下……我還有三朵向日葵沒有數過。」專注的盯著向日葵中心,伊凡終於吐出了這段時間以來的第一句話。


「腳不麻嗎?看你坐在地上那麼久我都覺得自己的腳快抽筋了。」


「麻呀當然麻……我剛剛數到哪裡了?」



「……我怎麼知道啦!」


「原來你沒跟著我一起數。」


「誰會像個笨蛋跟著你一起數啊?」


「笨蛋不就是你嗎?」


「才不是阿混帳!」




「不覺得向日葵很美嗎?」伊凡像是放棄數數那樣瞇起紫色的眼睛,這讓阿爾弗雷德有點小小的失望,那雙眼睛很美,澄澈的驚人卻又有迷濛的誘惑力。「永遠都面向陽光,金黃色的花瓣好像也在跟著發光……只是身後的陰影永遠不會有迎接太陽的一天呢。」


「不就是一朵花嗎?哪來那麼多大道理?」美國人聳聳肩,向地上的伊凡伸出手想拉他起身。「走吧。」阿爾弗雷德瞥向斯拉夫人被斜陽曬的閃閃發亮的淡色髮絲,這男人是精靈嗎?美國人對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感到驚奇。



「所以我說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嘛,阿爾弗雷德。」不滿的拍掉美國人朝自己伸過來的手掌,伊凡雙手觸地把自己從地板上撐了起來,拍拍沾到沙塵的手,給阿爾弗雷德一個大大的衛生眼,誰稀罕笨蛋的好意。「笨蛋從不理解道裡。」



看著伊凡推開溫室的白色大門,走在後頭的阿爾弗雷的不禁發笑,雖然動不動就開口罵人的斯拉夫人自大討厭又老是不領情,不過某方面來說還是挺可愛的。
像是偶爾會看著向日葵發呆的樣子就很可愛,噢,其實剛才伊凡在數向日葵籽是數好玩的,因為阿爾弗雷德發現他下意識低喃出的數字根本都在亂跳。



他根本只是想看著向日葵發呆。



「等一下阿混帳!」走出溫室,阿爾弗雷德趕上伊凡的腳步,臉上依舊掛著張揚的笑。「晚餐想去外面吃還是直接在飯店解決?」美國人戳了戳伊凡的肩膀,立刻又接收到一頓狠瞪。



「我為什麼要和笨蛋一起出門吃晚餐?」

「所以是在飯店吃了喔?也是啦飯店都訂了不吃好像有點可惜,而且又是花上面老頭們的錢不吃太不划算了。」

「可是我想在外面吃。」

「那就外面吃吧?」

「我不想和笨蛋一起吃飯,會反胃。」

「你到底想怎樣啦?」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阿阿阿阿阿我不想跟你說話了你不要過來跟我說話!」被來來去去顛顛倒倒的意見弄到快抓狂的阿爾弗雷德決定用力摀住耳朵。




「喂,阿爾。」

「嗯?……幹嘛啦!」

「我們去外面吃吧,你付錢。」美國人有趣的表情變化讓伊凡不由自主的想捉弄他一番,斯拉夫人朝阿爾弗雷德一笑,讓純情少男登時在原地愣住。


「好……等等阿,一人一半!一人付一半啊!」

「來不及了。」被涼風送過來的是斯拉夫人愉悅的恥笑聲。



***



「所以,還是繼續往常的藥物治療吧。」深吸一口空氣,診間的消毒水味常會讓他感到頭痛,不過還算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所以久而久之也不太在意了。「兩個星期之後再來回診就可以了。」伊凡看向喬瑟夫深藍色的雙瞳,那雙眼睛已經不再像往常那樣對他有致命的吸引力,現在的他們只是一位醫生和患者的簡單關西,不該再有任何差錯了,伊凡想。


「不用了,反正再治療下去也沒有用不是嗎?」垂下眼,喬瑟夫勾起淡色薄唇。「而且我想,從你眼前消失你會比較高興,對吧?」


「喬瑟夫!不繼續治療你會死!」在也隱忍不下去的伊凡站起來扯住喬瑟夫的領子,澄澈的雙眸含著怒氣,不應該這樣的,他認識的喬瑟夫不是這樣消極的人,他一直想活下去。「不用藥物控制的話會不定時病發的!」


「反正到頭來還是一個死字不是嗎?我放不下的只有孩子……還有你。」喬瑟夫再度吻住伊凡的唇,沒有煽情的踰矩,就只是單純的想碰觸那溫軟的唇瓣。「我愛你,可是我傷了你的心。」捧住斯拉夫人的臉,喬瑟夫憐愛的輕吻伊凡因為痛苦而閉上的雙眼、鼻尖,最後又停在唇瓣上。「我死了,你會不會比較沒那麼難過?」



「喬……活下去。我拜託你活下去,為了你的孩子……」顫抖著雙唇,伊凡把臉埋進喬瑟夫的肩窩。「如果你想為了我也沒關係……活下去,喬瑟夫。」



「不要哭,凡尼亞,你不想我因為看見你哭而病發對吧?」輕撫斯拉夫人的背脊,喬瑟夫閉上眼睛。「我想念你。」






TBC.


--------------------------------------

感謝閱讀,希望大家不介意原創角阿wwwww
我很喜歡喬瑟夫www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PH 米露】香水-Versace R18

此篇文章只限部落格好友,或者知道密碼的用戶才可閲覽
輸入密碼
部落格好友申請

【APH 米露】那天

給鴉鴉的點文W



-------------------

在那個時候,我們還不清楚我們能夠做些什麼,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未來。
恨由何而生,愛又是從哪裡來的?
第一次交纏的十指,第一次相觸的唇,全都毫無意義。
在連天的砲火之下。


「托里斯──幫我跟阿爾說生日快樂,順便塞張賀卡到炸彈裡送過去呦❤」瞇起漂亮的紫色眼睛,伊凡的笑容甜的發膩。

「啊……要塞在炸彈裡嗎?」聽到伊凡的要求瞬間托里斯抽了抽嘴角,在嘴裡碎念了聲便依言去發落。「這生日禮物殺傷力也太大……」

「我這次對阿爾很好喔,本來打算送核彈的呢。」用湯匙舀了口果醬送到嘴裡,伊凡舔了下嘴唇,香甜的草莓味滿滿的盈在鼻間,他愉悅的向托里斯眨了眨眼。「不准抱怨我果醬吃太多喔,還有再幫我拿罐果醬回來好嗎,要草莓味的。」

「好……」無奈的應聲,托里斯關上了辦公室的大門踏步出去。



三天後。

「美/國先生說他收到您滿滿的愛意了,等某年您的生日到了他會給您比核彈更大的驚喜。」

「我應該期待嗎,托里斯?」

「他還說了一句話,不過說實在有點難以啟齒。」

「嗯?」

「他說叫您每年生日都要洗乾淨屁股等他過來。」

「真是他媽的阿爾弗雷德。」



-----------------------

也算是2013生賀的前篇w
冷/戰期的冷戰組
感謝閱讀w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bout me

狐冰

Author:狐冰
一個很煩、很討厭、沒有趕稿意識的腐女子。

APH法英本命,冷戰次席。
其他無意見,但朝菊死雷。還有法叔放右邊我很容易抓狂。

目前JOJO一直線,喬瑟西本命!
男人是二喬(#


噗浪請拉到左下角www歡迎搭訕喲W

最新進貨
小綿羊有話要說
打包通知
每月存貨
貨品分類
歡迎光臨
快來搭訕吧小綿羊們〈不#
在找什麼呢?
RSS連結
小綿羊逛大街
交個朋友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Flag Counter
Plurk.com
Plur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