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 啟紅】待君

老九門

張啟山x二月紅

應該是甜的(#

--------------------------------------





比起在戲台上引聲高唱,二月紅更加喜歡私底下小聲的哼哼唱唱,沒有厚粉胭脂,沒有繁複戲裝,不必扭捏,只需要有個聽眾。

能聽他這樣唱的只有ㄚ頭和張啟山,而如今雙人只留一人。

悄聲接近背對自己坐著的張啟山,二月紅伸出手準備拍上他的肩,卻早被料到似的迎來對方回頭一瞥:「紅兒。」久違的低沉聲線直叫二月紅酸鼻,撇撇嘴扯出笑容,從後頭環住張啟山,投靠上他寬暖的肩窩,二月紅瞇起眼睛,纖長睫毛微顫。

「我知道你會過來。」握住二月紅垂在他胸前的手,張啟山揉著二月紅柔軟的掌心,佈著薄繭的手擦過指尖的嫩肉。「過的好嗎?」讓二月紅繞過椅子坐到自己身邊,張啟山看向那雙微微發紅的瞳眸,手指撫過他微張的唇,看起來有些乾澀。

「佛爺認為呢?」嘴角拉出的笑容有些蒼白,像彎月。二月紅看了眼空無一人的門外,側頭碰了碰張啟山線條俐落的薄唇。「等了便是等了,張啟山,你還以為我有機會後悔嗎?」


「我不會讓你有機會後悔。」略過那漏拍的心跳,張啟山摟過二月紅比幾個月前單薄些許的身子,吻住那久未溫存的粉軟唇瓣。「紅兒,來點段子吧。」

「行。」二月紅笑,潤音婉轉。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等了,就再等下去吧。

君子論棋,步步不悔。


---------------------------------

感謝閱讀w

題目 : 盜墓筆記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盜墓 啟紅】桃


老九門

張啟山 x 二月紅



---------------------------------------------







那年二月紅清晨剛起就看就有個人影在院前東挖西刨的,弄的一個叫灰頭土臉。


那是張啟山,咱的張大佛爺正將一株小樹苗兒埋進剛挖好的坑裡,準備將樹根埋好,剛抬起鏟子就看見院主人正一臉疑惑的直盯著他,秀美的臉蛋還帶著點惺忪。
「......佛爺好興致,大清早的就來擅闖民宅?」


「看門的沒攔就進來了。」拍了拍手上的泥沙,抬起手用手臂拭去額上的汗珠,清早就熱成這樣,看來今日的太陽可比昨日毒辣的多。




「那株是什麼,還勞煩佛爺來二月紅的院子裡充當一日園丁?」踏過石階,二月紅緩步走向站的挺拔的男人。




「桃花,配你。」張啟山一臉認真,那可是他花了好多心思才找來的絳桃,濃豔不俗的深紅色正配他的紅兒。


「那二月紅可就收下了,感謝佛爺費心替二月紅找來還親手種下呢。」


「開了花記得告訴我美不美。」


「謹記在心。」




















美呀,當然美。
沒能看見真可惜呢,佛爺。




二月紅眯起細長的眼,早起皺的手正端著花伢子剛為他沖的茶,這雨臣也老大不小了,不出去闖蕩一番還硬是要跟在他身邊,二月紅笑了笑,抿了口東方美人。


柔風帶落了些桃瓣,絳紅如血。


二月紅隨手拂去落在茶盤上的紅瓣。










佛爺,會來接紅兒的吧?


血色落英翻碗底,碎月紅花啟山河。






張啟山,你欠我一輩子。



-----------------------------

啟紅坑掉入確定(o

感謝閱讀W 依舊標題渣(#

題目 : 盜墓筆記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盜墓 啟紅】夜


老九門

張啟山 x 二月紅


-----------------------------------------------------




夜半時分,你攏了下身上裹著的襖被,七年吶,當初不過說了句夜裡微涼,就給帶了條大襖被,上頭還用金線繡了只鳳凰,這娘們用的傢伙現在正牢實的抵著寒氣,扎扎實實的就這樣用了七年。

「......死了也好。」迷迷糊糊的在被窩裡囈出這麼一句,是呀,死了也好,這樣跌跌撞撞一輩子也不見得好過一些,就這樣戰死沙場還能掙一點為國捐軀的光環,不枉他九門張大佛爺的名。




還記得不知道是幾年前的對話,那爺忽然煞有其事的轉過頭緊盯著你:『你說,情人和愛人該選哪個好?』

這下就該不爽了,你在他心裡大概勉勉強強算個情人,但那國家可說是那張大佛爺的愛人兼親娘阿真是,怎麼能比?『二月紅在佛爺心中怎能和國家比呢?不過一芥俗民呢。』你歪了下嘴角,這木頭怎能這笨?

『可你是夫人。』這下可好,這木頭轉性了是不,還是吃了糖?夫人什麼的你當下非常想呸一聲就過,但這兩個字就給你硬生生的釘在地上久久不能動作。




「紅兒。」不知道是睡迷糊了還是怎的,夜半聽到張啟山的聲音倒是怪毛骨悚然的,你翻過身撥開床簾,登時愣在原地。


「......這下是迴光返照還是清明時節?去去去,爺這地方可不是鬼能來的。」你抽了抽臉頰,心想這傢伙迴光返照探看的應該也不是自己,現在也不是那什麼見鬼的清明,那麼這傢伙出現是來幹什麼?討債鬼?那應該是你二月紅向他討才對吧?

「久等了。」久等?紅燒肉還是燒鵝?你皺起眉看那木頭一步步的向你走進,這下該不會是真索命吧?千萬別倒吊在天花板上,又不是霍仙姑那嬌俏姑娘,大男人的這樣難看。

「......鬼能進爺家門麼?」你抬起頭看向他數十年如一日的冷峻眉眼,他撫上你脖頸的粗厚手掌竟還是溫熱的,也罷......沒死就成。

沒死就好。

「所以我活著回來了。」
他低頭吻住你的唇,上頭傳過來的溫度是真實的。


「......你回來幹什麼?!要就別回來了!張啟山你現在就給我滾出爺的地盤!」你拍開他想環住你的手,一雙眸發狠的瞪向九門首位,該死的眼淚卻他媽的停不住。「滾回去......」




「當然是回來探望夫人。」


「探望個屁!誰是你夫人?!」


「夫人別哭。」


「誰哭?!你才全家都哭!」






「紅兒不留那我便走了?」


「去你的都三更夜了你還走個屁?!留這給爺暖床!」








別再走了。




你都走了七年。










從我身邊。






-------------------------------------------------


我我我我我本來是想灑糖的,這樣有五斤重吧......

嘗試了下對岸風格(? 有點卡卡的(???

感謝閱讀W

題目 : 盜墓筆記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盜墓 啟紅】念

短打

張啟山 X 二月紅(微二ㄚ)

佛爺第二人稱<



-----------------------------------------------------



你說,他唱的比那洪都百鍊生的王小玉還要更絕,說書也好旦兒也好,那一顰一笑直教你心撩亂,那可是二月紅啊。



當年在雨中的那抹深惡痛絕,你是領教過的,你說不懂那ㄚ頭有什麼好讓他執著的,但他就是愛呀,ㄚ頭的溫柔智慧你也是親見過的,但總覺得沒有二爺那樣的吸引人。



風輕輕雨飄飄,你說你總會夢見那雙手直掐你的咽喉。




你說即使痛苦,那也是不得不做的決定。你說如果可以,你也不想看見二月紅那樣寂寥的背對自己。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你說你叫張啟山,一生的夢想就是再一次聽見二月紅唱戲。



唱什麼好呢?



那就來首霸王別姬吧。




但也只是夢想,你閉上眼睛,那人細長的指正撥弄著手上的茶碗。



熱煙裊裊。





---------------------------------------------




畫集到了所以廚一下啟紅(#####

張啟山出來負責你這君痞子QWQ


感謝閱讀w

題目 : 盜墓筆記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bout me

狐冰

Author:狐冰
一個很煩、很討厭、沒有趕稿意識的腐女子。

APH法英本命,冷戰次席。
其他無意見,但朝菊死雷。還有法叔放右邊我很容易抓狂。

目前JOJO一直線,喬瑟西本命!
男人是二喬(#


噗浪請拉到左下角www歡迎搭訕喲W

最新進貨
小綿羊有話要說
打包通知
每月存貨
貨品分類
歡迎光臨
快來搭訕吧小綿羊們〈不#
在找什麼呢?
RSS連結
小綿羊逛大街
交個朋友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Flag Counter
Plurk.com
Plur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