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 音綾】我們所謂的永遠〈下〉。

接著上篇W
這篇也沒有動過說WWW
一樣謝謝點進來的ㄉㄉWWW
歡迎批評與指教呦XDDD


---------------------------------------------------

「音!!不要!!不......」聽到音侍的聲音,他真實的感受到從他身上席捲而來的怒氣,心跳猛然的落了一拍,忍不住打開門,但卻來不及阻止一切,血紅色的的光芒充斥整個綾侍閤,直接受到衝擊的音侍死命抓緊門把,拼命的想撐住身子,但身體卻不聽使喚,硬生生的軟倒在堅硬的地上,吐出了一口血沫。

綾侍衝了過去,焦急的語氣忠實的表現他的不安,他立刻變了臉色,急急忙忙的扶住音侍,手上迅速化出一顆金黃色的光球,雖然體積不足一個拳頭大,但卻讓綾侍潔淨的肌膚滲出冷汗,粉紫的淡色髮絲輕拂著音侍的臉頰,搔癢的感覺讓他不適的皺起眉。
「好癢......朕不准!朕只需要休息!......你絕對絕對不可以用那種東西救我!」
〈那是千幻華的力量來源啊......〉
音侍舔了舔唇上的血,用盡了力氣嘶吼著,拍開綾侍搭在他心口的手,狠狠的瞪著某人,怒道。


「音......」綾侍愣愣的看著音侍,看進血色深潭裡的是碧綠的絕望,他收緊手臂,不停的顫抖著,感覺自己的心正在被殘忍的刨挖,滾燙的水霧不斷侵蝕著自己的瞳,但是他不想哭出來,也不能哭出來。
〈爲什麼......我不要!〉
「我很愛很愛你......所以......等我。」音侍痛苦的蹙起眉,似乎想到什麼,抬頭吻住綾侍顫抖的唇辦,是一個輕柔到無力的吻,但卻沉重無比......


武器和護甲要是重傷......
那可是千年的修復期阿......
輕撫著音侍失去血色的俊逸臉龐,綾侍心裡悄悄有個想法成形。
算是爲了那個讓他體會什麼是『世間百態』的人吧?
也許純粹是爲了自己。
爲了自己那幼稚的獨占心理。




那沉重的一天過後,時光依然快速的從指尖溜走,一樣的冷漠對待,一樣的對週遭的事物不理不睬,早就已經過了不知道幾百個歲月、幾千次的春夏秋冬,但,不管時間如何流逝,東方城郊外一棟別墅的主人,臉上結著的寒霜從未褪去,也鮮少有人類看見他,即使有,也會在看見他的瞬間灰飛煙滅,因此,那棟別墅一直是民間不斷流傳的無解之謎。


千幻華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手上捧著一本書,滿室清香淡雅的茶香,不時抬頭凝視著躺在床上的人,冷硬的表情也緩和了許多,甚至說的上溫柔,不過,只有希克艾斯偶爾的清醒,才能讓千幻華展開笑容,希克艾斯很清楚這點,所以他總是努力的想讓自己清醒的時間久一點,不過總沒能如願,從沒超過一個時辰,而且幾乎都是在大半夜醒來,有好幾次,自己醒來是看見千幻華的睡顏,昏迷時也是看著千幻華的睡顏,不過他不想吵醒他,他一直知道,每天他都細心的照顧自己,直到深夜才入眠,因為相愛著,所以,他一直知道。


他知道自己和千幻華的無故消失,讓東方城陷入一片混亂。
他知道千幻華等他等很久。
他知道外面的世界已人事全非。
不過,他早就已經釋懷,因為他知道,只有千幻華,才能陪他到所謂的......
永遠。
他一直知道。

所以他愛他。

而他也知道。
他會等他。
等到自己真正醒來的那一刻。


然後擁抱。
一起到達他們所謂的永遠。


僅只是這樣。
簡單的相愛著。


-------------------------------------------------------


好吧我知道結局超爛〈掩面
傷到眼睛對不起嗚嗚嗚嗚嗚......
謝謝努力看到這裡的ㄉㄉWWW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沉月 音綾】我們所謂的永遠〈上〉。

好吧這篇是音綾XDD
不忍說這篇窗了快兩年了XDD
趁著暑假把它填完XD
改天會在御論重發吧WWW
感謝點進來的ㄉㄉ們W
然後這篇有點架空W
因為這文很久了所以會和本篇有偏差WWW
抱歉呦w



-----------------------------------------------------------------------

流轉千年的光華,
是你我存在的証明,
不斷變換的月牙,
是聯繫我倆的枷鎖,
即使時空變換,
即使人事已非,
我們愛過的痕跡,
永遠不會改變。




「老頭~好無聊喔~~我們去抓小花貓!!」音侍懶懶的躺在綾侍閣的大床上,無聊的滾來滾去,不停的碎碎唸,慢慢磨著綾侍的理智線。
「不要。」今天綾侍很難得的閒了下來,不過沒想到的是椅子還沒坐熱,某個白癡又過來串門子,現在又要拖他出去玩?!
〈我才沒那個閒工夫呢。〉
綾侍不著痕跡的抽了抽臉頰,清麗的臉透出幾分不耐,優雅的泡茶看書,似乎想將一切煩人的東西通通趕出腦海。

「好嘛好嘛!陪我去啦!」音侍從床上彈了起來,一屁股坐到綾侍旁邊,用力搖著他的肩膀,絳紅色的雙眼滿滿的期待。
「音......我給你三秒鐘,放手。」被搖的頭昏眼花,淡色的髮絲披散在肩上,掃過音侍的雙手,綾侍揉揉額頭,琉璃般的碧眼冷冷望向音侍,重新整理好頭髮,冰冷的語調透露出他的忍耐極限。
〈你的手真的很溫暖......但是該死的別抓那麼緊!〉

「啊......老頭好過份!我要去找小柔陪我......!」音侍放開了手,雙眼大放金光,打開門衝了出去。
〈......留我下來,綾。〉
音侍靠著綾侍閣的門,等了約莫十幾分鐘,英俊的臉染上一層失落,獨自默默的離開,自己去虛空一區利用小花貓來發洩情緒。

綾侍閣內,主人咬著下唇,垂下眼簾,右手突然的使力,手上的茶杯就這樣碎成一片片的陶瓷,割傷了細嫩的肌膚,滲出殷紅的血珠,但傷口卻馬上恢復原狀,連條疤都沒有,見狀,某人似乎不信邪,抄起一旁的匕首,捲起袖子,露出潔白的手臂,死命的劃出傷口,然而,結果是一樣的,指示在地板上留下了一灘怵目驚心的血跡。
「也對,千幻華是不會受傷的......」默默的放下拆信刀,輕柔的撫過剛才倍受殘害的左手臂,唇邊勾起一抹艷麗卻淒絕的微笑,皓白的纖手輕輕揚起,一揮下,綾侍閣在一瞬間閃過銀光,綾侍閣唯一的出入口就被封印起來,下了觸殺咒,那是專門讓某個沒大腦的白痴進來的,免得他隨便闖進來而死於非命,而現在這個動作,就代表著......
音,滾出去。


「綾侍閣......不歡迎想著別人的音侍。」綾侍坐上自己的床墊,淡色的眸是濃厚的不甘心和對音侍的絕望。
臥在床上,抬頭看著掛滿淺色布帛的天花板,有點睡意,意識逐漸矇矓,模模糊糊的,腦海裡一直浮現音侍的笑容、音侍雙手的溫暖、音侍說到璧柔時的雀躍......
抹過雙頰,有點溼溼的,他不想承認這是淚水。
〈音......我討厭你!〉

雖然很不甘心,但是出於私心,他還是稍稍的把法陣的威力減弱了點,免的真的出了條武器命,而且居然是堂堂的月牙刃‧希克艾斯,其實希克艾斯不是沒有斷過,那次是不知道哪任王救回來的......


反正只要沒死就好,他記得那個時候,那個時候希克艾斯的確是對他沒甚麼太大的影響力,對他來說,希克艾斯和他就只是武器和護甲的關係罷了,有時甚至還覺得他很礙眼,恨不得就地解決他。

他們關係變好的那天......
是矽櫻賜名的那天,他才了解,他們的關係......
不只這樣。


月牙刃‧希克艾斯 玄冑‧千幻華

音侍 綾侍


腦袋裡渾渾噩噩的,但他知道自己沒有睡著,事實上在現在這個時段,就算再怎麼想睡,他也無法安然入夢,只能在夢境與現實的邊境徘徊,他在作夢時,也能知道自己週遭的動靜,這種狀況常常讓他感到無奈。
〈明明很想好好休息的......〉


「老頭!!抓小花貓好無聊!讓我進去~~」不知道過了幾個時辰,迷濛中的綾侍半張著雙眼,突然聽到某人不計形象的呼喊聲。
〈幸好他還記得採煞車......〉
不知道甚麼時候就消了大半的怒氣,綾侍反射性的準備解除禁制,好讓某個白痴進來。
不過一回神,又縮回手,一種名叫賭氣的情緒快速的在心中蔓延,冷冷的掃過大門,從床上撐起身子,赤腳走在冰冷的大理石板上,一股涼意從腳底竄上心窩,隱約有種奇特的不祥感覺敲打著脈搏,他悄悄走過去,緊靠著門板,仔細的聽外面的動靜。
〈我怎麼會這麼幼稚啊......〉


「我不要,你回去吧,音侍。」緊緊握著門把,用強硬的語調說出自己最不想說的話,一半是純粹想賭氣,一半是真的很想安靜的休息。
但是用的稱呼的確有其用意,他想,既然璧柔那麼在乎音侍,那常常跟音侍走在一起的自己應該是璧柔的眼中釘吧,那不如就自己退出,自己劃清界線,再不然,運用千幻華的力量,讓自己失去對他的感情也是可以,但是太殘忍,對自己太殘忍。
用稱呼將兩人的關係劃出一條鴻溝,就算只差一個字,對兩個人來說,那也是一段很長、很長的距離......
〈這樣就夠了吧......我不想犧牲太多。〉


「綾......我生氣了。」沉下語調,音侍收起平日的燦爛笑容,褐紅的眼裡是武器該有的暴戾,半垂著眼睫,緊緊握著拳,儉約的句子表露他的怒氣。
〈我不該生氣的。〉
咬緊唇,撬開理智的門鎖,音侍一股腦兒的往綾侍閤的大門奔去,結實的撞上禁制結界。
「你不開門......我就自己進去!!」





---------------------------------------------------------------------

上篇就到這邊吧W
謝謝觀賞WWW
不忍說這篇我沒有重修過......〈掩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APH米露】二十字挑戰w

US x RU

二十字挑戰W
配對是米露呦www
希望ㄉㄉ能夠喜歡呦W

--------------------------------------------------

1 First Time(第一次)


「伊凡,跟HERO我來一發吧?」

「嗯?俄羅斯輪盤?」


2 Fantasy(幻想)


他覺得他的美麗紫眸就像他的漢堡一樣珍貴。


3 Romance(浪漫)


他在他的窗能望見的地方,種滿了一大片向日葵。


4 Fetish(戀物癖)


他開始習慣,他能夠和他的水管默契無間。


5 Horror(驚慄)


他喜歡他被妹妹嚇著,撲進他懷裡大哭的模樣。


6 Future Fic(未來)


反正就是冷戰、牽手、還有做愛。


7 Suspense(懸念)


在赤色燃盡的那一瞬,他想起他淡淡的紫色笑容。


8 Adventure(冒險)


他試著把他的圍巾藏在他妹妹的房間裡。


9 Hurt/Comfort(傷害/慰藉)


他們彼此擁有的,就只是在戰後互相舔舐傷口。


10 Time Travel(時空旅行)


誰說漢堡裡不能嚐到共產社會的辛酸

--------------------------------------------------------------------------

第一次挑戰。寫的好爛喔這個。
好多題都切的不夠準喔喔喔我果然太生疏了。
謝謝看到這裡的ㄉㄉ們呦www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bout me

狐冰

Author:狐冰
一個很煩、很討厭、沒有趕稿意識的腐女子。

APH法英本命,冷戰次席。
其他無意見,但朝菊死雷。還有法叔放右邊我很容易抓狂。

目前JOJO一直線,喬瑟西本命!
男人是二喬(#


噗浪請拉到左下角www歡迎搭訕喲W

最新進貨
小綿羊有話要說
打包通知
每月存貨
貨品分類
歡迎光臨
快來搭訕吧小綿羊們〈不#
在找什麼呢?
RSS連結
小綿羊逛大街
交個朋友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Flag Counter
Plurk.com
Plur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