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G 神兄弟】短打

Thor x Loki

極短注意<


----------------------------

他們都經歷過太多傷害。
Thor撫摸著Loki白淨的頸子,肌膚透著的涼意讓他心頭一緊。
他總用傷害別人來使自己痛苦,Thor看過Loki獨自一人在繁花茂盛的小花園裡捏死一隻蝴蝶,而那張仍稚嫩的臉龐卻爬滿了淚水。

即使Loki的雙眼緊閉,Thor還是知道Loki醒著,他拍了拍Loki的臉頰,告訴他自己等會要去看看Odin。

Loki沒有說話,他只是扯了扯Thor垂下的紅色披風,翻過身背對Thor。

那我走了。Thor這樣告訴Loki,悄聲解開披風放在Loki面前便轉身離去。

Shit. Loki說。他不需要Thor留下他的披風,他要的不是那該死的、充滿Thor體味的紅色披風。

Loki把臉埋進披風裡一會,上頭的氣味讓他作嘔──那充滿汗水發酵過後的臭酸味混著他熟悉的體味──Loki把披風扔到床角。




他要的不是披風,一直都不是。



------------------------

感謝閱讀w

【APH 法英】

aph FR X UK / HANA E本衍生

海平面消失梗慎<

----------------------------



法蘭西斯是被早晨的陽光喚醒的,就跟往常一樣。
只是房裡的濕氣重了些,法蘭西斯覺得自己的臉頰是濕的。

但摸上去只有一片光滑,依舊。


他換下睡衣,套上室內拖鞋步向浴室,他覺得今天必須來場晨澡。
他需要蒸氣,熱騰騰的蒸氣。
早晨空氣的寒意狠狠的襲入骨髓。

早安。他對自己說。
早安。他希望另一個人能夠聽見。




法蘭西斯走進廚房,他替自己弄了點培根炒蛋、拿鐵咖啡(亞瑟說早晨不准出現黑咖啡。)
熟練的把炒蛋從平底鍋裡滑進瓷盤,自然的伸手從蛋盒裡再拿了兩顆雞蛋──那是柯克蘭先生最愛的太陽蛋。

法蘭西斯僅只是愣了一下,回過神後再把那兩顆蛋放回蛋盒裡。



他勾起唇,法蘭西斯覺得自己冷靜的可以。
冷靜的程度大概就跟早晨發現亞瑟不在床上,而是半夜鬱悶溜去夜店摔吉他一樣。

冷靜的可以。


亞瑟並不是消失,他只是在另一個地方等待。
就像在等待他去夜店把醉趴的亞瑟拎回家一樣。

只是等待的時間會長了些。
就只是長了些。
那些都無關緊要的。


昨夜他看見了那雙迷人的綠眼,澄澈的可怕。
淡淡的海水味似乎也將他包圍,好像他也能聽見空氣中達達的馬蹄聲。
就像亞瑟一樣。

牠是查理,亞瑟沒有告訴他,法蘭西斯只是會偶爾看見他在撫摸空氣並且呼喚這個名字。
仍有純真的孩子會看見精靈,那雙仍有靈氣的眸給了法蘭西斯這樣的訊息。
亞瑟‧柯克蘭。

成長之後的他仍然是森林裡的那個滿是靈氣的孩子。





法蘭西斯抹了抹臉頰,端著早餐走向餐桌。
玻璃瓶裡的玫瑰依舊紅豔。





***






基爾伯特和安東尼奧都在法蘭西斯家裡,簡單來說惡友們又聚在一起了。
理由是今天7/13號,法/國國慶的前一天晚上。

法蘭西斯做了一頓自己吃不完的大餐。



你做的這些一個人太多,三個人太少啦。基爾伯特這樣說。
所以法國人被趕去了廚房。

他不是從來不准我們今天來嗎?安東尼奧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誰知道他在想什麼。





哎你們在講什麼悄悄話要告訴葛格我啊! 法蘭西斯從廚房探出了頭,金色的瀏海蓋住他的眼角。


沒什麼,餓慘了快交出食物啊死鬍子! 基爾伯特朝著廚房大喊,瞇起深紅色的眼睛。



法蘭西斯低頭看著手上的食材,突然間有種濃烈的反胃感,他趴伏在洗手檯上,乾嘔的動作讓他難受的想掉淚。
就像有隻手不斷的掏挖他的心臟,隨著時間的流逝越扒越多。
法國人的心是空的,就像沙漏,點滴消逝。

那個人大概會在遠方嘲笑他。法蘭西斯心想。
時常出現在夢中的那個、擁有美麗湖綠色雙眼的那個人。
那個人會在遠方嘲笑他。



鬍子你沒事吧?不舒服就給本大爺先休息。 基爾伯特探進廚房,他沒去看法蘭西斯的表情。


法國人沒有作聲,他把額頭抵在冰涼的龍頭上,熱感龍頭頓時嘩啦啦的流出水來,打濕下巴和低垂的瀏海。


說不定懷孕了呢。 換成安東尼奧的爽朗嗓音,他湊上前拍拍法蘭西斯的肩膀,倒了杯水遞給臉色慘白才剛從水槽爬出來的好友。

有可能呢,你們誰要當孩子的爸? 接過水漱去嘴裡的酸氣,法蘭西斯笑了聲,吐出仍殘留的一口濁氣,破例的把廚房讓給了安東尼奧,他覺得再繼續待在廚房會把自己給悶死。



法蘭西斯不知道在想念誰。
但是他知道自己正在想念。

他瞇起雙眼,金色的羽睫遮住那片湛藍。



玻璃瓶裡的玫瑰紅的刺眼。


FIN.
BY 狐冰 20140129




------------------------------------------
其實本來還有一段我自己覺得很虐的可是就懶得打(#

就葛格下意識的把亞瑟最愛吃的水果塔留著放進冰箱這樣<<<<<<

我的私設是每次一起吃飯亞瑟都會把法蘭西斯餐盤裡的甜點吃掉,意思就是亞瑟一個人吃兩份甜點wwwwww

私設2是每年的7/13號亞瑟都會跑來葛格家一起度過、一起吃大餐,因為國慶日葛格一定沒空<<<<<<<<<
然後依舊是消失梗,還有最老最狗血的遺忘梗<

感謝閱讀喔W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The Hobbit 綠林父子】

親子向<


-----------------------------


他並沒有看過他的國王父親流淚過,也許吧,Legolas並不怎麼確定,那張俊美的臉龐總散發著不可一世的威嚴和高貴──當然,他的Adar從沒有對自己收斂過笑容。Legolas受不了Adar的過度溺愛,他認為King Thranduil總把它當成未成年的精靈孩童。


Legolas喜歡Thranduil給予他的親情和疼愛,但他受不了Thranduil當自己出遠門時沒日沒夜的操心,甚至失眠──天知道他的King Thranduil當白天來臨時會有多少事情需要勞煩他處理──這樣下來一定會生病的。


Legolas並不清楚他俊美的父親懂不懂得哭泣,Thranduil是那樣的強大且充滿智慧。印象最深的是某一日大雨的冬夜,Thranduil懷抱著仍幼小的Legolas踏出露臺,透明的水珠挾帶著寒冷的空氣繞過他們繼續敲打著土地。


Thranduil的懷抱仍是常日的溫暖,但觸上自己背部的手卻冷得嚇人,Legolas輕輕打了個寒顫,Thranduil低下頭看著懷裡的兒子──那些水珠真糟糕,居然打濕了King Thranduil的臉頰,小小的Legolas心想。


伸手在 Thranduil頰上沾了點水珠湊近嘴邊偷嚐,舌尖傳來的是又苦又鹹的味道,記得Adar說過海水的味道也是這樣。
「Adar,這些雨水為什麼是鹹的呢?」Legolas記的很清楚,當時他的父親笑了出來──那是Legolas看過最美麗而最哀傷的笑容。





那是眼淚,長大後的Legolas終於弄懂。



而他的Adar是為什麼哭泣,或者是為誰哭泣呢?
也許永遠也不會有解答。




-------------------------------

我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不過小葉子跟娘娘都好可愛喔(哭

感謝閱讀W

題目 : 歐美動漫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露中心】短打X3

01.禁酒令(上司出現有)



「瓦洛佳~」伊凡跨著大步緊追著剛從轉角拐走的上司「吶為什麼要禁酒這樣我就不能在宮裡喝伏特加了啊!瓦洛佳等等我啦!」甜膩的嗓音帶了點委屈,伊凡鼓起臉頰看向停下步伐的普亭。

「謝爾蓋章都蓋在紙上了,凡尼亞。很顯然的我們必須要改善酒精氾濫的問題。」冰藍色的瞳孔聚焦在伊凡已經開始在自行醞釀眼淚的紫色雙眼,普亭抬起頭看著這個身高比自己高上十多公分,但行為卻仍像個孩子般的、他尊敬且崇愛的國家,弗拉基米爾明白眼前的國家意識實際年歲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說不定他曾跟在列寧身邊品嚐過自己祖父親手做的美味菜餚,但他總會下意識的將他當做自己的朋友,甚至當做自己的孩子般疼愛。也許這就是自己對露西亞沒轍的原因吧。「你可以在房間裡喝,當然我並不介意你邀請我,我會帶上一點醃黃瓜和一點我必須處理的文件。」

「只有在莫斯科對吧?那麼我可以去住聖彼得堡嗎?」當然不可能,瓦洛佳就像24小時都在划動船槳的獨木舟船夫那樣忙的不可開交。伊凡咬咬嘴唇,讓眼裡的水氣濃度在往上提高一些。

「可以,但是你必須帶上一些能夠保障你安全的警備人員,以及在需要你的時候馬上回來克里姆林宮。」普亭像是勢在必得般挑起了眉,雖然那雙盈滿淚水的委屈雙眼讓他有點動搖。

「瓦洛佳~」

「你答應嗎?」

「就讓我在宮裡喝嘛,我保證不會在外面把伏特加露出來!」

「你會藏在水袋裡。」

「瓦洛佳~」

「不行,只能在房裡。」

「瓦洛佳~在房裡喝感覺像是孤單老人窩在房裡喝悶酒一樣悲傷啊!」

「你已經不能算是老人了,我親愛的凡尼亞。」

「你嫌我老嗎瓦洛佳......拜託嘛......」

「行,不許讓眼淚掉下來。在宮裡你可以隨意的品嚐伏特加,但是不能夠讓別人看到。」

「我就知道瓦洛佳最好了!」

「那麼我就先去忙了,自己要小心一點,凡尼亞。」



「好......等等瓦洛佳!宮裡不就到處都是人嗎?瓦洛佳!」





------------------------------------------------------------------






02.日俄戰爭



踏過滿地黃沙,細碎的石粒被濃稠的鮮血染成深如墨的色塊,伊凡蹲下身子,舉起伏特加,透明的瓶身沾上了血紅色的掌印,他讓無色的酒液落進士兵的嘴裡,那是他的孩子。那是他勇敢的孩子,綻開皮膚下的肌肉還在痙攣,他水藍色的眼睛已經無法對焦,伊凡知道,即使那雙眸子曾經像翱翔天際的鷹那般銳利。

「米歇爾,對吧?我的孩子,你的勇氣將會永遠被俄羅斯記住,歸家吧,我的孩子。」他讓伏特加代替俄羅斯的眼淚,伊凡用指尖抹去米歇爾頰邊的黑灰,他看見垂死士兵起伏漸緩的胸膛,這孩子已經失去了半條腿和整整一條胳膊,腹側傷口流出的鮮血已經幾乎浸溼了衣服,他微笑,手掌搭上米歇爾逐漸失去生命力的心口。


「......溫柔呢......俄羅斯先......」米歇爾吃力的將眼珠子準確的轉向伊凡所在的方向,他吐出了最後一口氣,湛藍卻已失去生命色彩的雙眼仍然渙散的向著伊凡,眼底透著最後的喜悅。


「我並不溫柔,我勇敢的孩子,歸家吧。」伸手撫上那雙眼睛,伊凡讓眼皮替米歇爾隔絕綿延戰火,他抬起手把剩下的伏特加澆上士兵的遺體,擦過火柴頭,點燃。


黑髮黃膚不會永遠是俄羅斯的惡夢。
他們粗嘎扁平的語調不會擊潰俄國。

歸家吧,我的孩子們。

伊凡閉上雙眼。
伏特加是他的眼淚。




03.無名烈士紀念碑



──『你的名字是無名 但你的功勳是不朽的』

是誰遮住了你的眼睛?
你聽見交接衛兵響亮的踏步聲,你聽見白樺樹輕柔的低語。
你聽見,那不滅火裡無名烈士的祈禱。

是誰遮住了你的眼睛?
你那雙紫色瞳眸是俄羅斯的希望。

你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說你想暫時忘記未來。
你說你正在翻閱過去厚重的故事書。

是的,那不是童話,那是一本故事。 那是一本名為記憶的故事書。 你說:「我的孩子們,你們過的還好嗎?」


--------------------------------
感謝閱讀w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bout me

狐冰

Author:狐冰
一個很煩、很討厭、沒有趕稿意識的腐女子。

APH法英本命,冷戰次席。
其他無意見,但朝菊死雷。還有法叔放右邊我很容易抓狂。

目前JOJO一直線,喬瑟西本命!
男人是二喬(#


噗浪請拉到左下角www歡迎搭訕喲W

最新進貨
小綿羊有話要說
打包通知
每月存貨
貨品分類
歡迎光臨
快來搭訕吧小綿羊們〈不#
在找什麼呢?
RSS連結
小綿羊逛大街
交個朋友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Flag Counter
Plurk.com
Plur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