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 法英】2014法葛格生賀

*2014法國生賀!
*甜向微色氣有
*安安這篇也不是R18我今年好純潔噢#




------------------------------------------------------------------





『轉角的轉角再轉角,你會找到法/蘭/西的美味。』那時候的法蘭西斯在他背後說,溫熱的胸膛傳來穩定的心跳聲,金黃色的髮絲被夕陽染得發亮。『但是小亞瑟只要轉到我懷裡就好。』


還真是厚臉皮。


這是亞瑟在給法蘭西斯致命一擊前的最後一句話,不過捂著肚子跌進沙發的法國人倒是笑得開心,空氣裡被暖陽照出原型的微塵似乎也跟著男人的笑聲閃閃發光。

只顧著緊盯法蘭西斯笑容的亞瑟似乎忘記管好自己微揚的唇角,然後被法國人惡意的拉進懷裡還撞破了嘴唇。





亞瑟的指尖滑過男人堅挺的鼻骨、柔軟內凹的人中,還有吻過無數次、可以撕裂自己也可以吐出糖蜜的唇。
法蘭西斯曾說過無數次他像精靈,說亞瑟就像個捉摸不定又迷人的精靈,盯著法國人隨著吐息而起伏的胸膛,英國人從床上坐起身,瞇起碧綠色的眼睛──男人說過那是他看過最美麗的寶石。


簡直就是天使。

亞瑟想,他想法蘭西斯就是不折不扣的天使,就像聖經裡寫的那樣,柔軟的金色鬈髮、澄藍色的漂亮眼睛,和無時無刻柔和的笑容。
只差沒有那對羽翼。


因為法蘭西斯並不是個純潔的人。

亞瑟笑。
及時行樂才是男人的生活準則。





『現在的塞納河和地下道,他們都屬於法/蘭/西。』那時候的法蘭西斯帶他走過清澈的塞納河畔,喧鬧的人聲似乎都隱沒在男人暖熱的掌心,髒亂的地下道雖然隱隱飄來惡臭,但法國人只是面不改色的在亞瑟頰邊一吻,看向傳來亮光的出口。「別忘記當時的我們也曾如此骯髒。」


低沉緩慢的嗓音帶他回到了數百年前,的確,他們踩過數百、甚至數千年的汙泥才走到如今,踏上石階,亞瑟看見紅褐色的液體流過腳邊。





在男人的髮間輕吻,淡淡的香氣竄進鼻尖,法蘭西斯喜歡香氣,所以亞瑟不討厭。
窗外灑入房間的月光照亮了法蘭西斯的臉頰,纖長的睫毛微微顫動,連帶上頭的空氣也似乎晃動著。


亞瑟知道法蘭西斯醒了,在他背對著法國人重新躺下並閉上眼睛的時候。
男人的大掌隔著睡衫撫上了他的腰際,法蘭西斯將英國人摟進懷裡,滿是睡意的靛色雙眼惺忪的微瞇。



「……睡不著?」重新按開床頭的音響,讓輕柔的水晶音樂在臥房裡流淌,柔軟的蕭邦,詩人的音樂。「什麼都別想。」沙啞的低沉嗓音傳進亞瑟耳裡,法國人低頭湊近他的腦袋,淡淡的薄荷味是亞瑟的專屬,法蘭西斯在英國人外露的白皙脖頸上印下一吻,收緊懷抱。

「剛醒而已。」在圈緊自己的手臂內轉過身,亞瑟伸手抱住男人的腰,吻上法國人形狀姣好的嘴唇。「生日快樂,法蘭西斯。」毫不介意逐漸被加深的吻,英國人伸出舌討好剛轉醒的法蘭西斯,柔軟的唇、帶笑的眼角、海洋似的虹膜,亞瑟攔住男人探入自己衣內的掌。



「嗯?」沾染些許情慾的鼻音敲上亞瑟的心口,法蘭西斯揉了揉英國人的掌心,指節順著微微突出的背脊向下滑動。



「整天都有行程……」瞇起雙眼享受法蘭西斯的手指傳過來的溫度,亞瑟再次吻上法國人的唇,低笑了出來。



「禮物就晚點領吧。」




「哎呀我的小貓咪。」接過亞瑟手上觸感像是緞帶的布條,法蘭西斯忍不住笑了出來,遠方的鐘樓敲響了七月十四號的第一聲鐘。







生日快樂,法/蘭/西。







---------------------------------------------------------------------------


總之又是趕死線的一篇請各位笑納wwwwww
忘記提到F/I/F/A/了可能有空補上另外一篇(?

葛格生日快樂辣我永遠的男神中的男神QAQQQQQQQQ
這篇我快被自己閃瞎。

感謝閱讀w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UL 泰林】禍源

*UNLIGHT 泰瑞爾 X 林奈烏斯 不喜勿入

*上下級設定有


----------------------------------------------------





泰瑞爾其實很討厭林奈烏斯。

但卻又不可自拔的喜歡那個強悍卻柔軟的上級技師。


林奈烏斯像蝴蝶,就像那些總飛舞在他身邊的小東西,易碎的殺人機器、逼真的假像。

他見過那個人柔軟的微笑,也見過他驚人的專注力。
那個人可以笑著救人,也可以揚著嘴角佈下陷阱。


泰瑞爾不懂,為什麼明明看起來不堪一擊的腰肢能夠筆直的站挺,為什麼明明看起來可以一掌捏碎的腳踝可以撐住其實不便的雙腳?


總覺得在單薄的背脊上隨時會伸出似蝶的薄翅,然後不顧一切的飛走。
如果會飛走的話,那可以折斷他的翅膀嗎?


泰瑞爾想,手上的馬克杯灑出已然冷去的咖啡,沾上剛才畫好的工程稿。


「泰瑞爾,工作的時候不要分心。」輕軟的嗓音流進耳膜,林奈烏斯轉身抽走泰瑞爾桌上被弄髒的防水紙稿,放入清洗機具,向惱怒的粉色頭顱微微一笑。「幸好不是灑在機器上呢。」




該死,害我分心的就是你阿混帳。







--------------------------------------------------

林奈好可愛林奈是天使林奈我的嫁(#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好可愛(迷妹#

總之感謝閱讀我要去舔林奈(###

題目 : Unlight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ph 米露】2014阿米生賀

*弱露有,不喜注意
*沒有R18想看的去別邊(#
*20140704阿爾弗雷德生日快樂!
*接去年露樣生賀有





------------------------------------------






從有意識以來第一次踩上軟泥,從有自我以來第一次步上沙場。
都是擁有庇護的。


阿爾弗雷德心想,他瞇起天藍色的眸子癱在沙發上,大腿被某個大型動物當成枕頭正熟睡著,摸摸伊凡細軟的髮絲,美國人歪著頭看著斯拉夫人熟睡的臉龐。



這傢伙好像是靠著自己撐過來的呢。
就算有姊妹陪伴,這隻北極熊也很堅強。
堅強的令人害怕。
但也強悍的令人陶醉。


現在還不睡等等天亮了就沒有精神參加生日派對了,阿爾弗雷德撇了下嘴唇,雖然是生日不過好像沒有什麼興奮的感覺,也許是年復一年了無新意的派對活動,也許是各國禮尚往來但目的不純的貴重禮物,也許是每年這個日子特別蒼白的亞瑟‧柯克蘭,也許是枕在自己腿上的、這隻北方來的特大北極熊。



凡尼亞,這個名字阿爾弗雷德不常叫出口,因為他喜歡伊凡聽到自己叫出這個小名而泛紅的耳尖,伊凡害臊的表情可說是彌足珍貴。

也或許不是這個原因,凡尼亞是小名、也是愛稱,不像大家總習慣叫自己阿爾──那根本就是他們懶得喚出這麼複雜的音節,能叫伊凡小名的只有伊凡認定的人。


阿爾弗雷德不確定,在這段感情裡載浮載沉的阿爾弗雷德並不安定,有時候他會覺得伊凡痛恨他,有時候又會被那雙迷人紫眸裡的無限愛意淹沒。


即使去年他才剛用一圈銀戒套住他。
是的,誰知道伊凡未來還會不會想掙脫呢?


執起伊凡的左手,阿爾弗雷德吻了吻無名指上的金屬,再親吻了一次手背。


「吶,凡尼亞。」抬起伊凡的頭動了動麻掉的腿,阿爾弗雷德喚了聲沉睡中的斯拉夫人,撐起身體把人拉進懷裡。「要睡覺去床上。」低頭親了親伊凡乾燥柔軟的淡色髮絲,美國人打算先把人弄醒再扛到床上繼續睡,雖然打斷人家的好夢不好,但是睡在沙發上著涼了更不好,阿爾弗雷德可不想在生日的時候照顧病人。



「......過凌晨了嗎?」迷迷糊糊醒過來的伊凡在美國人懷裡小幅度的活動睡僵掉的筋骨,突如其來的丟出問句,把下巴靠在阿爾弗雷德的肩窩準備再次進入夢鄉。


「現在已經快兩點了。」抱著大型北極熊踏進房門,阿爾弗雷德依言回答,斯拉夫人亂翹的髮絲搔的他耳窩發癢。「再不睡覺的話我明天沒法起床。」把人放在床上蓋好被子,阿爾弗雷德也爬上了床鋪,順手揉了揉伊凡昏昏沉沉的腦袋,也就只有這種時候能欺負他了,美國人聳肩。




「......生日快樂,阿爾弗雷德。」半睜著惺忪的雙眼,伊凡慢吞吞的蹭進美國人的懷裡,歪歪扭扭的尋著阿爾弗雷德的嘴唇,最後將吻印上了美國人的嘴角。「生日......快.......」就這樣,最後一句已經成為囈語了。

「......等行程結束我一定要把你去骨剔肉吃乾抹淨當作生日禮物。」被夜襲的美國人抽抽嘴角,憤恨地表示。


睡迷糊的時候太犯規了,伊凡!



還沒來的及討生日第一份禮物的阿爾弗雷德無奈地瞪著床上睡昏過去的北極熊,伸手向下性騷擾了北極熊的屁股,關床頭燈。





嘖。





-------------------------------------
阿爾生日快樂辣!
有點極限(#####

露熊是天使不解釋。
總之是個失眠又被治癒的故事(O


總之感謝閱讀,我這次字數好少我是假米廚(###

題目 : APH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about me

狐冰

Author:狐冰
一個很煩、很討厭、沒有趕稿意識的腐女子。

APH法英本命,冷戰次席。
其他無意見,但朝菊死雷。還有法叔放右邊我很容易抓狂。

目前JOJO一直線,喬瑟西本命!
男人是二喬(#


噗浪請拉到左下角www歡迎搭訕喲W

最新進貨
小綿羊有話要說
打包通知
每月存貨
貨品分類
歡迎光臨
快來搭訕吧小綿羊們〈不#
在找什麼呢?
RSS連結
小綿羊逛大街
交個朋友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Flag Counter
Plurk.com
Plur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