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 音綾】我們所謂的永遠〈下〉。

接著上篇W
這篇也沒有動過說WWW
一樣謝謝點進來的ㄉㄉWWW
歡迎批評與指教呦XDDD


---------------------------------------------------

「音!!不要!!不......」聽到音侍的聲音,他真實的感受到從他身上席捲而來的怒氣,心跳猛然的落了一拍,忍不住打開門,但卻來不及阻止一切,血紅色的的光芒充斥整個綾侍閤,直接受到衝擊的音侍死命抓緊門把,拼命的想撐住身子,但身體卻不聽使喚,硬生生的軟倒在堅硬的地上,吐出了一口血沫。

綾侍衝了過去,焦急的語氣忠實的表現他的不安,他立刻變了臉色,急急忙忙的扶住音侍,手上迅速化出一顆金黃色的光球,雖然體積不足一個拳頭大,但卻讓綾侍潔淨的肌膚滲出冷汗,粉紫的淡色髮絲輕拂著音侍的臉頰,搔癢的感覺讓他不適的皺起眉。
「好癢......朕不准!朕只需要休息!......你絕對絕對不可以用那種東西救我!」
〈那是千幻華的力量來源啊......〉
音侍舔了舔唇上的血,用盡了力氣嘶吼著,拍開綾侍搭在他心口的手,狠狠的瞪著某人,怒道。


「音......」綾侍愣愣的看著音侍,看進血色深潭裡的是碧綠的絕望,他收緊手臂,不停的顫抖著,感覺自己的心正在被殘忍的刨挖,滾燙的水霧不斷侵蝕著自己的瞳,但是他不想哭出來,也不能哭出來。
〈爲什麼......我不要!〉
「我很愛很愛你......所以......等我。」音侍痛苦的蹙起眉,似乎想到什麼,抬頭吻住綾侍顫抖的唇辦,是一個輕柔到無力的吻,但卻沉重無比......


武器和護甲要是重傷......
那可是千年的修復期阿......
輕撫著音侍失去血色的俊逸臉龐,綾侍心裡悄悄有個想法成形。
算是爲了那個讓他體會什麼是『世間百態』的人吧?
也許純粹是爲了自己。
爲了自己那幼稚的獨占心理。




那沉重的一天過後,時光依然快速的從指尖溜走,一樣的冷漠對待,一樣的對週遭的事物不理不睬,早就已經過了不知道幾百個歲月、幾千次的春夏秋冬,但,不管時間如何流逝,東方城郊外一棟別墅的主人,臉上結著的寒霜從未褪去,也鮮少有人類看見他,即使有,也會在看見他的瞬間灰飛煙滅,因此,那棟別墅一直是民間不斷流傳的無解之謎。


千幻華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手上捧著一本書,滿室清香淡雅的茶香,不時抬頭凝視著躺在床上的人,冷硬的表情也緩和了許多,甚至說的上溫柔,不過,只有希克艾斯偶爾的清醒,才能讓千幻華展開笑容,希克艾斯很清楚這點,所以他總是努力的想讓自己清醒的時間久一點,不過總沒能如願,從沒超過一個時辰,而且幾乎都是在大半夜醒來,有好幾次,自己醒來是看見千幻華的睡顏,昏迷時也是看著千幻華的睡顏,不過他不想吵醒他,他一直知道,每天他都細心的照顧自己,直到深夜才入眠,因為相愛著,所以,他一直知道。


他知道自己和千幻華的無故消失,讓東方城陷入一片混亂。
他知道千幻華等他等很久。
他知道外面的世界已人事全非。
不過,他早就已經釋懷,因為他知道,只有千幻華,才能陪他到所謂的......
永遠。
他一直知道。

所以他愛他。

而他也知道。
他會等他。
等到自己真正醒來的那一刻。


然後擁抱。
一起到達他們所謂的永遠。


僅只是這樣。
簡單的相愛著。


-------------------------------------------------------


好吧我知道結局超爛〈掩面
傷到眼睛對不起嗚嗚嗚嗚嗚......
謝謝努力看到這裡的ㄉㄉWWW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about me

狐冰

Author:狐冰
一個很煩、很討厭、沒有趕稿意識的腐女子。

APH法英本命,冷戰次席。
其他無意見,但朝菊死雷。還有法叔放右邊我很容易抓狂。

目前JOJO一直線,喬瑟西本命!
男人是二喬(#


噗浪請拉到左下角www歡迎搭訕喲W

最新進貨
小綿羊有話要說
打包通知
每月存貨
貨品分類
歡迎光臨
快來搭訕吧小綿羊們〈不#
在找什麼呢?
RSS連結
小綿羊逛大街
交個朋友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Flag Counter
Plurk.com
Plur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