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JC】我們將它稱之為愛情

*CEOx助理PARO
*18



「JOJO,該下班了喔,晚餐是茄汁義大利麵再幫你加個炸雞排──喂,五點都過了你還不放下手上的資料?」下午六點鐘,推開被擦拭的亮晶晶的玻璃門從辦公室外邊走了進來,西薩邊拉上白色布簾邊向桌前埋頭苦幹的老闆......噢,現在已經下班了所以該稱呼為喬瑟夫‧喬斯達,他的男人。殊不知他有多想和那些把喬瑟夫當作多金肥肉的漂亮妞兒們這樣說。對於把喬瑟夫當做獵物的女人們西薩從不把他們稱作小姐,覺得反感的義大利人暗自挑了下眉。「你今天吃錯藥嗎,不加班主義的喬斯達先生?」

「西薩醬你再等我一下嘛,剛回來先去沖個澡會比較舒服。」

「喔喔,那我先進去了,弄完就快點收拾一下我想早點回家。」

「好。」

三天以來因為到子公司出差都不在喬瑟夫身邊的西薩挑起眉,他抬手揉揉英國人的腦袋,脫下西裝外套後走進裡間盥洗室梳洗,在他沖完澡又換完一套衣服之後又過了半個多小時,踏出裡間還是看到一樣在桌前忙得焦頭爛額的喬瑟夫。

「你還沒好啊?」邊用毛巾擦著頭髮邊走向喬瑟夫,微濕的金色髮絲在頰邊服貼,西薩低頭湊近英國男人的頸間,綠色的眸子注視著喬瑟夫手上一整疊的、墨字密密麻麻的文件。「到底在忙什麼?」側過臉咬了口喬瑟夫的臉頰,西薩伸出手指戳了戳老闆眼皮底下浮起的黑眼圈,用指腹輕輕抹了抹他的眼角。

「嗯?前天老媽丟給我一塊被炒得很高的地皮,再炒起來就要捅出簍子了所以要快點解決,而且還連絡不到負責人......西薩醬我好想睡覺......」在西薩的嘴唇上親了一口,喬瑟夫又匆忙的將注意力轉到螢幕上隨時在更迭資料的報表,拿著紅筆不斷的在資料上下註解和簽字。麗莎麗莎發下來的案子不可能不做,可是連續兩天都熬到凌晨三點半才上床、早上八點就上工的喬瑟夫儘管身體再強壯也有點撐不住,使腦子簡單啊,但是需要努力的事情果然還是不適合他......乖乖接受著西薩的太陽穴按摩,喬瑟夫在心裡默默的這麼想。「而且我餓到可以吃掉三桶炸雞。」

「這樣啊......那你繼續,我去廚房弄點東西給你吃,餓壞了就糟糕了,還有不要亂吃外面賣的炸雞那些都不乾淨。」在喬瑟夫的肩膀上隨意按摩了下,從後方的小冰箱裡倒了杯牛奶給喬瑟夫後便走進裡間的廚房。「先喝杯牛奶墊肚子。我記得上次好像買了盒雞肉的樣子......JOJO你如果累了就先睡一下,看著資料發呆比睡覺更沒有效率!」

「噢......不行啦睡了就起不來了不能睡......」揉了揉發癢的鼻子,喬瑟夫沒形象的打了個哈欠,兩三口就把馬克杯裡的冰牛奶喝進肚子裡總算清醒了些。「明天就得解決掉,老媽說沒弄掉就要親自解決我了......」想到麗莎麗莎銳利的藍色眼睛,某方面來說滿害怕的喬瑟夫抖了抖,把杯子放到一旁後又開始工作,這大概今年來最努力工作的一次吧,英國男人在心裡深深的嘆了口氣。

「JOJO真是的......一沒人照顧就變成這樣,三餐一定又隨便買隨便吃了。」看著垃圾桶裡成堆的外帶包裝,西薩無奈的皺起眉頭,隨手把雞肉扔進裝了水的盤子裡解凍,熟練的開始準備兩人份的晚餐。「萬一吃到不好的東西就糟糕了。」

不久後西薩端著剛做好的晚餐再次踏出裡間,還是看見魁梧的英國人保持著同樣的姿勢,認真但是疲累的在辦公桌前工作著,見狀的義大利人抽了抽嘴角,天知道他發現一向充滿精力的喬瑟夫臉上的黑眼圈之後有多無力,不管怎樣西薩還是希望進入工作狂狀態的喬瑟夫可以早點休息,太累對身體不好。

「JO──JO──東西收拾一下過來吃晚餐,動作快點。」

「噢,再等我一下。」

約莫過了十分鐘。

「JOJO,吃飯。」

「好好好。」

再過了二十分鐘,晚餐都要涼了。

「喬瑟夫,你想被義大利麵糊臉嗎?」

「......好啦。西薩醬你先吃嘛。」

「不要,你給我過來。」

「嗚嗚。」

「過來吃個晚餐是會要你的命是不是,快滾過來。」

就這樣折騰了好一陣子,喬瑟夫在西薩的瞪視下在九點鐘之前用光速吃完了晚餐,連最愛的炸雞都是胡亂塞進嘴裡咀嚼了事,狼吞虎嚥弄得滿嘴油糊讓西薩一臉不滿地批評喬瑟夫像個還沒長毛的大寶寶,滿腔憤怒的義大利人拿了紙巾給大寶寶糊了糊嘴再趕他去沖個澡,噢,要不是聞不到汗臭味西薩可能會認為喬瑟夫在這三天裡根本沒洗過澡。根據那個高大英國人的邋遢現況,果然是個笨蛋呢,西薩默默的這麼想。


晚飯和沖澡過後喬瑟夫又坐回了辦公桌前和工作搏命,覺得煩悶又不想丟下笨蛋男友一個人的西薩橫躺在沙發上滑著手機蹉跎時光,直到時鐘的指針劃過換日線、發熱的機子發出電力不足的警告聲,再也受不了的西薩‧齊貝林用憤恨的眼神盯著喬瑟夫的後腦杓,一股腦地把手機摔到沙發上湊近喬瑟夫把英國人的腦袋從資料堆裡拔出來。

「你還不累嗎?」滿腔怨氣的義大利人擠出笑容這麼問。

「累阿。」

「那去睡覺好不好?」

「不好,一睡就起不來了啦。」

「......」為之氣結的西薩覺得自己的理智線快要就地斷裂,覺得自己快氣到往生的義大利人用盡此生最大的力氣擠出笑容,從背後環住喬瑟夫的頸子。「不睡嗎?不睡就來做點別的吧。」捏了下喬瑟夫的手臂,西薩側過臉在喬瑟夫的頰上印下一吻,英國人剛冒出頭的青色鬍渣有些刺人。「連鬍子都沒刮啊。」

綠色的眼睛微微瞇起,鐵下心要讓喬瑟夫休息的他乾脆繞到前方跨上英國人的大腿──要浪費精力就這樣浪費吧,西薩這麼想,做愛後的昏睡要比操勞之後的昏睡要來健康的多,所以他絲毫不理會喬瑟夫驚訝的表情,逕自的解開自己的褲頭邊咬上英國人的嘴唇,順手抽掉喬瑟夫的皮帶。

「西薩?」睜大海藍色的眼睛,喬瑟夫詫異的看著突然主動出擊的義大利人,呆愣的注視在他腿上撩撥的西薩。「唔唔唔西薩醬你怎麼了?」雖然遮不住滿臉驚詫,但喬瑟夫還是順勢環住西薩的腰際,攫住義大利人舔上自己唇瓣的舌尖來個熱辣的親吻,很乾脆地把工作拋到腦後──頂多就是操暈他的男人之後再爬起來努力就是,雖然說他最討厭努力了,被竄起的情慾迷惑的喬瑟夫是這麼想的。

「閉嘴,然後做愛。」皺了皺鼻子,覺得喬瑟夫太囉嗦的西薩扔下六個字給迷茫狀態的英國人,抓起喬瑟夫的手掌覆上自己開始發熱的下體,隔著褲子或輕或重的按壓。「隨便怎樣都行。」這麼說的西薩被喬瑟夫突然收緊的掌刺激出聲,黏糯的鼻音惹來英國人對他脖頸的舔吻,濕軟的舌滑過他的頸側,然後向上舔弄微微發紅的耳珠,喬瑟夫幾乎吻過他頸部以上所有的敏感帶,那樣的虔誠。

喬瑟夫挑起眉,彎了彎嘴角然後嘆了口氣,碎吻沿著頸部向下,他咬過西薩的喉結──就像獵食的野獸那樣,狠狠咬了一口之後再加以舔舐,義大利人略為壓抑的哼聲帶著點愉悅,低著頭的喬瑟夫彷彿能看見那綠色眼睛裡促狹的笑意,所以他惡意的舔了舔西薩的乳頭,然後再把那裡用牙齒咬的紅腫,在喘息間他拍了拍西薩的臀部,指尖隔著內褲布料淺淺探入最私密的地方有意無意的搓揉,噢,那條該死的西裝褲早就被他扯下西薩的雙腿,那礙事的東西才不能夠阻止他們結合,喬瑟夫邊吻著義大利人溫暖的嘴唇邊這麼想。
「西薩醬你起來......」急躁的吻了吻義大利人的頸間,喬瑟夫抱著西薩從椅子上站起來,讓金髮的男人背對著自己靠上辦公桌,順便扒光對方的所有衣物──一絲不掛的西薩被穿戴整齊的自己按在桌子上操,光想就覺得有成就感。這麼想的喬瑟夫瞇起海藍色的眼睛,暖熱的唇在西薩白皙的背部留下了些許紅痕,啊啊,還真的有點像雪地裡的玫瑰呢,並非妄想派的英國人不禁讚嘆自己突如起來的浪漫想法,俯身再給義大利人一個深吻,一如期望的得到幾聲破碎的呻吟。

「你再不快點就換老子操你,混帳。」已經數不清喬瑟夫到底拖拖拉拉的吻了他幾次,將辦公室列為曝光高風險地區的西薩不免有些緊張,他挺起臀部蹭了蹭英國人已然脹起的褲襠,默默的在腦袋裡勾勒出那邊的形狀,說實在第一次看見的時候真把他嚇的夠嗆,那時候的西薩還很認真的思考過愚蠢程度是否和陰莖大小成正比,越愚蠢那傢伙就會越大......扯遠了,義大利人沒耐性的把手往後向喬瑟夫的褲襠裡探,直接了當的幫自己男人把那話兒掏了出來,還順手捏了捏。

「你不會有那個機會的,西薩醬。」

這麼說的喬瑟夫將沾上潤滑液的手指小心的探入西薩體內,撐開緊緻的後穴,因為刺激而發紅的穴口隨著手指的進出而發出淫靡的水聲,透明的腸液混著微藍的透明潤滑液從腿根滴落,喬瑟夫盯著西薩因羞恥而脹紅的耳尖發笑,一個吸氣向前把自己的頂端擠進義大利人的體內,粗大的性器在接觸到濕熱黏膜的同時變的更加興奮,英國人甩了甩頭,些微的汗水從額間滴落在西薩的背上,他吻了吻西薩同樣汗濕的金色髮梢,在義大利人的身體逐漸放軟之後開始大幅度的挺跨,頂出一陣陣的悶哼和破碎的呻吟,木製的辦公桌因為撞擊而發出沉悶的聲響,喬瑟夫被西薩絞的發疼,但濕熱的甬道卻給他一種捨不得他離去的錯覺,他摟著義大利人並且用手圈住他的陰莖,發紅的頂端已經開始分泌些許精液,西薩模模糊糊的喊著喬瑟夫的名字,在英國人說愛的時候渾渾噩噩的洩了精,也在高潮後的痙攣裡得到了身後男人滿足的嘆息和滾燙的熱液。

「哈啊……」在喬瑟夫把性器從自己體內抽出之後西薩轉過身和他接吻,他感覺到英國人發燙的手掌正在撫摸他的背脊,所以他環住高大男人的脖頸任他愛撫身上的每一處──有點可惜呢,JOJO還穿著衣服。還暈糊糊的西薩有些想念喬瑟夫的肌膚,所以他把喬瑟夫推向裡間,在喬瑟夫跌上床的時候胡亂的扯開他身上的衣物,騎上去之後便是一頓火辣的熱吻,西薩在接吻過後舔了舔嘴唇,任喬瑟夫把自己撈進懷裡摩娑,噢,其實分別三日他還是有些想念的,西薩勾起笑容吻了吻英國人接近渙散的眼睛。

「爽過了就給我乖乖睡。」捏了捏喬瑟夫的臉頰,看著喬瑟夫狼狽且疲倦的樣子他其實也說不上心疼,只是感到有些無能為力,某面來說他總是鬥不過執著起來的英國人。西薩撫摸著喬瑟夫的背部試圖哄他入睡,在聽見英國人均勻的呼吸聲之後他總算安心了下來,突然間襲來的疲憊感也一股腦的湧了上來,所以他選擇抱著喬瑟夫毛茸茸的腦袋陷入睡眠,在深夜裡的紐約。




清晨七點半,隔日。


「老師,這麼早打擾您真是不好意思,請問您現在有空和我說一下話嗎?」在起床後為了不吵醒喬瑟夫而躡手躡腳的下了床,事實證明那個英國人就算累的半死操他也不留情,明明昨晚只做了一次卻還是讓他痠痛到簡直想賞他兩巴掌,西薩在不滿後在陽台給麗莎麗莎播了電話,畢竟是他私自延誤了喬瑟夫的工作進度,是該親自解釋清楚的。

「是的,關於JOJO最近從您手上接下的那筆案子……」

「……是的。」

「好的,感謝老師。」

從麗莎麗莎口中得知喬瑟夫在忙的那筆地皮案不過是個不讓喬瑟夫在他不在的期間沒事做而隨手發下來的案子──而且還是從檔案裡隨便抽出來的所以複雜程度不得而知,就把現在做好的進度再發還給老師就行了,得到這樣的結論讓西薩的無力感又加深了好幾層……

啊,反正JOJO也不用繼續工作了那不如就多睡一點吧。現在的西薩腦袋空白的只剩下這個念頭,默默的揉了揉發酸的腰順手點了根菸。

唉。

所以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啊,西薩在吐出煙圈之後深深的嘆了口氣,回頭再看了看熟睡的喬瑟夫一眼,真是個笨蛋啊,不禁發笑的義大利人搔了搔眼角的淺色胎記,靠著陽台邊直到醒轉的喬瑟夫摟住他的腰為止。



-----
感謝閱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about me

狐冰

Author:狐冰
一個很煩、很討厭、沒有趕稿意識的腐女子。

APH法英本命,冷戰次席。
其他無意見,但朝菊死雷。還有法叔放右邊我很容易抓狂。

目前JOJO一直線,喬瑟西本命!
男人是二喬(#


噗浪請拉到左下角www歡迎搭訕喲W

最新進貨
小綿羊有話要說
打包通知
每月存貨
貨品分類
歡迎光臨
快來搭訕吧小綿羊們〈不#
在找什麼呢?
RSS連結
小綿羊逛大街
交個朋友吧?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Flag Counter
Plurk.com
Plurk.com